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电竞

斗鱼侵权虎牙电竞赛事著作权赔偿百万电竞内容授权的背后是什么

2021-07-16 17:07:43诗集古诗网
  近日,在广州虎牙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诉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电竞赛事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一案中,广州互联网法院判决斗鱼赔偿虎牙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开支约6万元

  近日,在广州虎牙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诉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电竞赛事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一案中,广州互联网法院判决斗鱼赔偿虎牙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开支约6万元。

  据了解,虎牙在2020年2月花费89万美元购买了欧洲电竞公司ESL主办的 CS:GO(《反恐精英:全球攻势》)的系列赛事EPL视频、直播版权。在2020年3月和4月,斗鱼在未获得虎牙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多次在直播中使用EPL赛事画面,侵害了虎牙的著作权权益。在虎牙要求斗鱼删除侵权内容后,斗鱼对侵权行为仍默许和鼓励。

  而这已经不是斗鱼第一场电竞赛事直播著作权侵权案。早在2015年,斗鱼就因为未经授权直播“2015年DOTA2亚洲邀请赛”被拥有独家视频转播权的耀宇公司一纸诉状,告上法庭。但当时斗鱼并非因为侵权被罚,而是由于“不正当竞争”。而这不仅体现了赛事版权问题维权的不易,更体现了直播平台的在后直播时代用户增长难的窘境。

  追溯起直播直播平台的发展,则可以从2016年开始到2018年结束的“千播大战”说起。根据艾瑞咨询《2021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在2017年到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投资情况超150亿元,其中多为直播行业的投资。

  斗鱼和虎牙则凭借在2014年提早入局积攒下用户和一批优质的主播及所产生的优质直播内容而在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直播行业的龙头企业,而其他的平台则由于缺乏竞争力而遭遇洗牌,退出了竞争。

  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竞争现状及投资价值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3月,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玩家仅剩数十家。现已形成了虎牙和斗鱼双雄争霸的局面,两者市场份额接近80%。

  两家平台在成为行业龙头并覆盖了大量的用户以后,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用户增长数放缓、现金流流失的问题。根据今年5月18日两家发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Q1虎牙实现26.05亿元的营收,直播收入接近24亿,较上年同期增长了8%;斗鱼则实现21.53亿元的营收,其中直播收入达20亿,较上年同期下滑6%。通过数据可以发现,无论是虎牙还是斗鱼,双方在营收增速方面相较于以往均呈现了放缓的趋势,特别是斗鱼甚至出现负增长趋势。

  而在MAU付费用户方面,两家公司也呈现出增速下降的趋势。2021年第一季度,斗鱼平均MAU为1.92亿,付费用户为700万,相较于去年同期1.58亿人拥有760万付费用户的情况,有所下降。而虎牙虽然付费用户数较为稳定,但依然出现了付费用户增长的局面。2020年全年,虎牙季度平均MAU从1.51亿增长至1.79亿,但付费用户从610万跌落至600万。

  根据近年披露的财报显示,虎牙的经营现金流从2019年的19.45亿元到2020年减少至12.4亿元。而斗鱼的情况则更为糟糕,从2019年的8.13亿元到2020年缩减至6.67亿元。

  从数据可以看出,两家平台几乎都遭遇了直播用户达到天花板、现金流流失的情况。且两家直播平台业务趋同,营收方式都是依靠游戏、娱乐这些内容来驱动。根据两家公司的财报显示,其90%的收入都来源于直播。

  而近些年兴起的直播带货对于两家游戏直播平台而言,是属于尝试过却效果不佳的情况。根据艾媒网发布的2020年主播直播带货成交额总榜显示,带货主播TOP10中最低门槛都是21.48亿,而这些主播均不归属于斗鱼、虎牙。且淘宝直播带货、抖音、快手直播带货等平台已早早入局,可以看出斗鱼虎牙在平台的变现上内容是较为单一的。

  直播平台变现方式的缺乏让两家公司不得不考虑从其他发力点着手,斗鱼依靠打造全领域泛娱乐来吸引用户、虎牙则通过自研赛事、代言游戏等深耕电竞的方式来挖掘用户。尽管两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腾讯,想要通过合并来解决两家公司竞争引起的竞争烧钱导致的资源浪费问题。

  但随着2020年底反垄断的信号放出,两家公司合并之事有所放缓。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表示正在依法审查虎牙与斗鱼合并等涉及协议控制架构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案件;2021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出台了《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对我国数字经济领域中的反垄断问题做出了针对性的规范。

  两家公司本应于今年6月完成的合并至此毫无消息。仅有斗鱼高管在发布财报时表示目前合作正在进行,但交易时间取决于国内相关监管机构的审批进程这一消息。既然合并的问题暂缓,那竞争就依旧继续。

  不管是短视频平台的入局,还是直播平台同类业务的竞争,重点还是体现在各平台布局的内容体系上。随着电竞产业规模在全球范围的快速增长,大量资本开始涌入这一行业,其规模在飞速增长的同时,产业链也在不断延伸。

  而具体到核心的赛事内容方面,作为主要传播渠道并以游戏、赛事直播为基本盘的直播平台自然是要重点布局,通过获得赛事版权的方式打出带有自身IP内容的差异化,通过丰富电竞相关内容从而提高用户数量、用户粘性以及市占率。这在过往几年各大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天价拍下赛事版权就可窥见端倪。

  在2019年底,B站宣布与拳头游戏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八亿的竞价让B站获得了中国大陆地区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在这一则消息公布后,“天价重金购买S赛直播版权”值不值成了当时热议的问题。此外还有企鹅电竞6000万拍下2020年英雄联盟LPL职业联赛S档直播版权,以及今年4月份虎牙直播线年LPL的赛事独播权。赛事版权的高额收入代表的不仅仅是电竞产业商业模式的前景,更是体现着依托内容获益的下游产业之间的激烈竞争。

  尽管版权交易费用十分昂贵,但对内容平台而言,通过花费天价购买版权掌握的是电竞头部赛事的主动性。且后续的二级版权分销,经过多个平台参与会大幅降低成本。而对于想布局电竞业务却缺失头部电竞赛事的内容,将面临着缺席失去在电竞内容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另外一方面是,随着电竞衍生产业的不断发展。更多关于游戏文化、电竞内容也开始朝着多元化发展。根据各大赛事版权方出售的版权信息来看,参与者获得除了独家的赛事直播之外,还包括对电竞内容进行创作等权利。这对获得这些权利的平台而言,通过制作带有自身IP的内容,是和其他直播、视频平台在内容方面打出差异化的重点所在。和传统赛事直播的方式进行区分,有望打破内容变现单一的壁垒,获得新一轮发展红利。

  值得注意的是,电竞赛事版权的激烈竞争,也成了引发直播平台深陷版权困境的主要原因所在。在游戏、电竞直播行业中,盗播和著作权的事情时有发生,而其中权利归属和怎么算侵权等问题,就成了版权方维权困难的核心问题。而这次虎牙 斗鱼电竞赛事直播著作权侵权案,变相的对电竞赛事版权方有哪些权利和什么算侵权进行了深度的探索和未来版权规则界定打下了基础。

  本次虎牙 斗鱼著作权侵权案主要争议在以下两点:“EPL赛事是否具有独创性,是否构成“类电作品”(即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虎牙是否享受主张涉案作品的著作权。

  针对这些争议点,法院认为斗鱼直播平台在未获授权的情况下,擅自直播IEM系列赛事、EPL系列赛事。而EPL赛事作为一种电子竞技类节目,存在较大的创作空间具备独创性;此外涉案的《CS:GO》赛事画面由有伴音的连续的画面组成,也符合“类电作品”的表现形式。

  而虎牙是否有权主张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从虎牙提交的公证书以及ESL公司出具的对外授权材料来看,虎牙是经过合法授权,有权在授权期间对侵权行为提起诉讼。

  值得一提的是,在以被告的身份经历了这个被称为“电竞赛事直播著作权侵权第一案”后,斗鱼在2020年底和ESL展开了合作,通过竞标的方式获得了2021年ESL赛事的中文转播权,这其中包括ESL旗下所有赛事项目,《CS:GO》《DOTA2》《星际争霸II》和《魔兽争霸III》。并且斗鱼还可以将直转播权分销给其他电竞直播平台。

  可以看到,随着电竞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围绕电竞赛事内容也展开了新一轮的竞争。而电竞直播平台在购买赛事版权获得权益的同时,也衍生了类似斗鱼赛事直播侵权等问题。侵权方通过盗播、侵犯著作权等方式对版权方的权益造成损害,这对企业来说无疑是利益上损失,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也让电竞内容授权会越来越受到重视。

  这一案例对电竞而言,其重要意义不仅仅是体现在赛事版权上。电竞作为主要以内容进行传播、创收营收的产业,在内容展示的方式上是多样化的。除了核心的赛事内容之外,包括衍生的二次创作、选手IP、以及针对赛事或选手展开的泛娱乐传播内容,都是电竞未来在版权方面可能会遇到的问题。而已发生的电竞领域著作权侵权事件,除了对侵权方起到警示、打击的作用同时,也将保护版权方的利益,完善电竞产业在版本信息多个问题上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