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古诗

《家训》-胡铨  宋代诗人胡铨的诗文全集

2020-09-02 14:44:34诗集古诗网
  《家训》-胡铨 宋代诗人胡铨的诗文全集  家训  宋代:胡铨  悲哉为儒者,力学不知疲。  观书眼欲暗,秉笔手生胝。  无衣儿号寒,绝粮妻啼饥。  文思苦冥搜,形容长

  《家训》-胡铨  宋代诗人胡铨的诗文全集

  家训

  宋代:胡铨

  悲哉为儒者,力学不知疲。

  观书眼欲暗,秉笔手生胝。

  无衣儿号寒,绝粮妻啼饥。

  文思苦冥搜,形容长苦羸。

  无仰多迆邅,屡受胯下欺。

  十举方一第,双鬓已如丝。

  丈夫老且病,焉用富贵为。

  可怜少壮日,适在贫贱时。

  沉沉朱门宅,中有乳臭儿。

  状貌如妇人,光莹膏梁肌。

  襁褓袭世爵,门承勋戚资。

  前庭列嬖仆,出入相追随。

  千金办月廪,万钱供赏支。

  后堂拥姝姬,早夜同笑嬉。

  错落开珠翠,艳辉沃膏脂。

  妆饰及鹰犬,绘采至蔷薇。

  青春付杯酒,白日消枰棋。

  守俸还酒债,堆金选娥眉。

  朝众博徒饮,暮赴娼楼期。

  逢人说门阀,乐性惟珍奇。

  弦歌恣娱燕,缯绮饰容仪。

  田园日朘削,户门日倾隳。

  声色游戏外,无余亦无知。

  帝王是何物,孔孟果为谁。

  咄哉骄矜子,於世奚所裨。

  不思厥祖父,亦曾寒士悲。

  辛苦擢官仕,锱铢积家基。

  期汝长富贵,岂意遽相衰。

  儒生反坚耐,贵游多流离。

  兴亡等一瞬,焉须嗟而悲。

  吾宗二百年,相承惟礼诗。

  吾早仕天京,声闻已四驰。

  枢庭皂囊封,琅玕肝胆披。

  但知尊天土,焉能臣戎夷。

  新州席未暖,珠崖早穷羁。

  辄作贾生哭,谩兴梁士噫。

  仗节拟苏武,赓骚师楚累。

  龙飞睹大人,忽诏衡阳移。

  帝曰尔胡铨,无事久栖迟。

  生还天所相,直谅时所推。

  更当勉初志,用为朕倚毗。

  一月便十迁,取官如摘髭。

  记言立螭坳,讲幄坐龙帷。

  草麻赐莲炬,陟爵衔金卮。

  巡边辄开府,御笔亲标旗。

  精兵三十万,指顾劳呵麾。

  闻名已宵遁,奏功靖方陲。

  归来笳鼓竞,虎拜登龙墀。

  诏加端明职,赐第**之湄。

  自喜可佚老,主上复勤思。

  专礼逮白屋,悲非吾之宜。

  四子还上殿,拥笏腰带垂。

  父子拜前后,兄弟融愉怡。

  诚由积善致,玉音重奖咨。

  资殿尊职隆,授官非由私。

  吾位等公相,吾年将期颐。

  立身忠孝门,传家清白规。

  但愿后世贤,努力勤撑持。

  把琖吸明月,披襟招凉颸。

  醉墨虽欹斜,是为子孙贻。

  胡铨的诗文全集

  好事近·富贵本无心

  宋代:胡铨

  富贵本无心,何事故乡轻别。空惹猿惊鹤怨,误薜萝秋月。

  囊锥刚强出头来,不道甚时节。欲命巾车归去,恐豺狼当辙。

  醉落魄·辛未九月望和答庆符

  宋代:胡铨

  百年强半,高秋犹在天南畔。

  幽怀已被黄花乱。更恨银蟾。

  故向愁人满。招呼诗酒颠狂伴。

  羽觞到手判无算。浩歌箕踞巾聊岸。

  酒欲醒时,兴在卢仝碗。

  送菊

  宋代:胡铨

  卧病高秋留海浦,明日重阳更风雨。

  杜门不出长苍苔,令我天涯心独苦。

  篱角黄花亲手栽,近节如何独未开。

  含芳閟采亮有以,使君昨暮徵诗来。

  凌晨试遣霜根送,畚玉虽微甚珍重。

  极知无意竞秋光,往作横窗岁寒供。

  忆我初客天子都,西垣植此常千株,

  结花年年应吹帽,始信南邦事尽殊。

  愿得封培自今日,何间朱崖万家室。

  秋香端不负乾坤,但愿箫管乱畴匹。

  归去来兮虽得归,念归政自莫轻违。

  他日采英林下酌,谁向清霜望翠微。

  戊午上高宗封事

  宋代:胡铨

  绍兴八年十一月日,右通直郎枢密院编修臣胡铨,谨斋沐裁书,昧死百拜,献于皇帝陛下。

  臣谨按:王伦本一狎邪小人,市井无赖,顷缘宰相无识,遂举以使虏,专务诈诞,斯罔天听,骤得美官,天下之人切齿唾骂。今者无故诱致虏使,以“诏谕江南”为名,是欲臣妾我也,是欲刘豫我也!刘豫臣事丑虏,南面称王,自以为子孙帝王、万世不拔之业,一旦豺狼改虑,捽而缚之,父子为虏。商鉴不远,而伦又欲陛下效之。

  夫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陛下所居之位,祖宗之位也。奈何以祖宗之天下为犬戎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犬戎藩臣之位?陛下一屈膝,则祖宗庙社之灵尽污夷狄,祖宗数百年之赤子尽为左衽,朝廷宰执尽为陪臣,天下之士大夫皆当裂冠毁冕,变为胡服。异时豺狼无厌之求,安知不加我以无礼如刘豫也哉!夫三尺童子至无知也,指犬豕而使之拜,则怫然怒。今丑虏,则犬豕也。堂堂大国,相率而拜犬豕,曾童孺之所羞,而陛下忍为之邪?

  伦之议乃曰:“我一屈膝,则梓宫可还,太后可复,渊圣可归,中原可得。”呜呼!自变故以来,主和议者,谁不以此说啖陛下哉?然而卒无一验,则虏之情伪已可知矣。而陛下尚不觉悟,竭民膏血而不恤,忘国大仇而不报,含垢忍耻,举天下而臣之甘心焉。就令虏决可和,尽如伦议,天下后世谓陛下何如主?况丑虏变诈百出,而伦又以奸邪济之,梓宫决不可还,太后决不可复,渊圣决不可归,中原决不可得。而此膝一屈,不可复伸;国势陵夷,不可复振,可为痛哭流涕长太息矣。

  向者陛下间关海道,危如累卵,当时尚不肯北面臣敌,况今国势稍张,诸将尽锐,士卒思奋。只如顷者敌势陆梁,伪豫入寇,固尝败之于襄阳,败之于淮上,败之于涡口,败之于淮阴,较之前日蹈海之危,已万万矣!倘不得已而至于用兵,则我岂遽出虏人下哉?今无故而反臣之,欲屈万乘之尊,下穹庐之拜,三军之士不战而气已索。此鲁仲连所以义不帝秦,非惜夫帝秦之虚名,惜夫天下大势有所不可也!今内而百官,外而军民,万口一谈,皆欲食伦之肉。谤议汹汹,陛下不闻,正恐一旦变作,祸且不测。臣窃谓不斩王伦,国之存亡未可知也。

  虽然,伦不足道也,秦桧以心腹大臣而亦为之。陛下有尧舜之资,桧不能致陛下如唐虞,而欲导陛下为石晋。近者礼部侍郎曾开等引古谊以折之,桧乃厉声责曰:“侍郎知故事,我独不知!”则桧之遂非狠愎,已自可见。而乃建白,令台谏侍臣佥议可否,是明畏天下议己,而令台谏侍臣共分谤耳。有识之士,皆以为朝廷无人。吁,可惜哉!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夫管仲,霸者之佐耳,尚能变左衽之区,而为衣裳之会。秦桧,大国之相也,反驱衣冠之俗,归左衽之乡。则桧也,不唯陛下之罪人,实管仲之罪人矣。孙近附会桧议,遂得参知政事。天下望治有如饥渴,而近伴食中书,漫不敢可否事。桧曰“虏可和”,近亦曰“可和”;桧曰“天子当拜”,近亦曰“当拜”。臣尝至政事堂,三发问而近不答,但曰:“已令台谏侍从议矣”。呜呼!参赞大政,徒取充位如此,有如虏骑长驱,尚能折冲御侮耶?臣窃谓:秦桧、孙近亦可斩也!

  臣备员枢属,义不与桧等共戴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头,竿之藁街。然后羁留虏使,责以无礼,徐兴问罪之师,则三军之士不战而气自倍。不然,臣有赴东海而死耳,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小臣狂妄,冒渎天威,甘俟斧钺,不胜陨越之至!

  转调定风波(和答海南统领陈康时)

  宋代:胡铨

  从古将军自有真。引杯看剑坐生春。扰扰介鳞何足扫。谈笑。纶巾羽扇典刑新。

  试问天山何日定。伫听。雅歌长啸静烟尘。解道汾阳是人杰。见说。如今也有谪仙人。

  菩萨蛮(辛未七夕戏答张庆符)

  宋代:胡铨

  银河牛女年年渡。相逢未款还忧去。珠斗欲阑干。盈盈一水间。

  玉人偷拜月。苦恨匆匆别。此意愿天怜。今宵长似年。

  醉落魄(和答陈景卫望湖楼见忆)

  宋代:胡铨

  千岩竞秀。西湖好是春时候。谁知梅雪飘零久。藏白收香,空袖和羹手。

  天涯万里情难逗。眉峰岂为伤春皱。片愁未信花能绣。若说相思,只恐天应瘦。

  如梦令

  宋代:胡铨

  谁念新州人老。几度斜阳芳草。眼雨欲晴时,梅雨故来相恼。休恼。休恼。今岁蕊枝能好。

  青玉案(乙酉重九葛守坐上作)

  宋代:胡铨

  宜霜开尽秋光老。感节物、愁多少。尘世难逢开口笑。满林风雨,一江烟水,飒爽惊吹帽。

  玉堂金马何须道。且斗取、尊前玉山倒。燕寝香清官事了。紫萸黄菊,早罗红袂,花与人俱好。

  朝中措(黄守座上用六一先生韵)

  宋代:胡铨

  崖州何有水连空。人在浪花中。月屿一声横竹,云帆万里雄风。

  多情太守,三千珠履,二肆歌钟。日下即归黄霸,海南长想文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