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古诗

《仲夏》-张耒 宋代诗人张耒的诗文全集

2020-09-03 11:40:47诗集古诗网
  《仲夏》-张耒 宋代诗人张耒的诗文全集  仲夏  宋代:张耒  云间赵盾益可畏,渊底武侯方熟眠。  若无一雨为施泽,直恐三伏便欲然。  算商酤酒有底急,束带坐曹真欲颠

  《仲夏》-张耒 宋代诗人张耒的诗文全集

  仲夏

  宋代:张耒

  云间赵盾益可畏,渊底武侯方熟眠。

  若无一雨为施泽,直恐三伏便欲然。

  算商酤酒有底急,束带坐曹真欲颠。

  平生不解作热客,且复饱食窥陈编。

  张耒的诗文全集

  宿谯东逆旅夜闻歌白公琵琶行

  宋代:张耒

  元和才子悲流落,一听琵琶谓天乐。

  青衫裛泪作长歌,谁取篇章和宫角。

  谯东夜久行人桸,卧闻此歌歌者谁。

  歌侣旧时人不见,举头欲听泪双垂。

  画堂青琐春无事,几听此歌还几醉。

  东风桃李作黄埃,宝箧尘昏谱闲字。

  一声一听一情伤,未老应知几断肠。

  展转曲终灯烬落,荒城寒月夜飞霜。

  福昌官舍

  宋代:张耒

  小园寒尽雪成泥,堂角方池水接溪。

  梦觉隔窗残月尽,五更春鸟满山啼。

  夏日三首·其一

  宋代:张耒

  长夏江村风日清,檐牙燕雀已生成。

  蝶衣晒粉花枝午,蛛网添丝屋角晴。

  落落疏帘邀月影,嘈嘈虚枕纳溪声。

  久斑两鬓如霜雪,直欲樵渔过此生。

  村晚

  宋代:张耒

  深坞繁花丽,晴田细径分。

  孤舟春水路,芳草夕阳村。

  暗雀投檐静,昏鸦集树喧。

  牛羊自归晚,灯火掩衡门。

  和周廉彦

  宋代:张耒

  天光不动晚云垂,芳草初长衬马蹄。

  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

  花开有客时携酒,门冷无车出畏泥。

  修禊洛滨期一醉,天津春浪绿浮堤。

  岁暮福昌怀古四首其三{李贺宅}

  宋代:张耒

  少年词笔动时人,末俗文章久失真。

  独爱诗篇超物象,只应山水与精神。

  清溪水拱荒凉宅,幽谷花开寂寞春。

  天上玉楼终恍惚,人间遗事已埃尘。

  腊初小雪后圃梅开二首

  宋代:张耒

  晨起千林腊雪新,数枝云梦泽南春。

  一尘不染香到骨,姑射仙人风露身。

  他乡

  宋代:张耒

  春寒客古寺,草草过莺花。

  小榼供朝酒,温炉煮夜茶。

  柏庭鸣晓吹,楼角丽朝霞。

  莫叹萍蓬迹,心安即是家。

  送客愁

  宋代:张耒

  数星点点间微河,城上三更树影蹉。

  霜落夜深风悄悄,月明无限客愁多。

  进学斋记

  宋代:张耒

  古之君子,无须臾而不学,故其为徳无须臾而不进。鸡鸣而兴,莫夜而休,出则莅官治民、事师友、对宾客,入则事其亲、抚其家,教其幼贱,无须臾之间不习其事、学其礼。观天地之道,察万物之理,以究道徳之微妙,未始有顷刻之休,是故其徳日进而不可止。

  古之君子,饮食、游观、疾病之际,未尝不在于学。士会食而问肴烝,则饮食之际未尝不在学也。曾晳风乎舞雩咏而归,则游观之际未尝不在学也。曾子病而易大夫箦,则疾病之际未尝不在学也。今之所谓学者,既剽盗其皮肤,攘掇其土苴,比于古之人大可愧矣。冠而仕则冠而弃之,壮而仕则壮而弃之。故后世之君子大抵从仕数年,则言语笑貌嗜欲玩习之际,比之进取之初以儒自名者,固已大异矣。

  元丰之乙丑,余官于咸平,治其所居之西,即其旧而完之。既洁□新矣,于是取《诗》、《书》、古史陈于其中,暑则启扉,寒则塞向,朝夕处乎其中。余惰者也,故取古之道而名之曰“进学”,而书其说,庶朝夕得以自警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