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篮球

媒体人:什么理由让领导决定用3X3菜鸟上奥运

2021-07-08 19:43:44诗集古诗网
直播吧7月5日讯 据此前报道,中国篮协公布了东京奥运会三人篮球国家队大名单,具体人员为:

  胡金秋(四川)、李浩南(安徽)、颜鹏(上海)、高诗岩(辽宁)、陈培东(山东,替补),刘恒驿(山东、替

直播吧7月5日讯 据此前报道,中国篮协公布了东京奥运会三人篮球国家队大名单,具体人员为:

  胡金秋(四川)、李浩南(安徽)、颜鹏(上海)、高诗岩(辽宁)、陈培东(山东,替补),刘恒驿(山东、替补)。

  此前一直担任三人篮球队队长的前华侨大学核心郑毅没有入选,微博媒体人半神半卡特就郑毅落选更新微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写道:

  “7月4日,距离中国三人男篮的奥运会首秀还有20天,按照篮协函件上的说法,今天是名单公示的最后一天,任何单位对名单有异议,可以在今天之前向篮协反馈情况。

  很遗憾,以我的了解,除了球迷和非主流媒体在发声,没有哪家相关单位为郑毅的落选提出异议,意料之中的结果,但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世界杯失利和新冠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让中国篮球内忧外患的,东京奥运会的三人篮球项目,一不小心成了唯一的突破口。

  为此选择以职业换草根、带着更强的阵容出战奥运,试图用一剂强心针重新激活篮球运动,我个人虽然不支持,但也能够理解。

  于是,相比亚运会时以野球“广东帮”为核心的草根阵容,我们在备战奥运的名单里看到了胡金秋、丁彦雨航等职业球星的身影。

  两站国家队集训赛,胡金秋124投99中, 命中率高达79。 8%,他以风卷残云的方式证明了自己打三人篮球依然是国内顶尖。

  ‘跟他(胡金秋)没法比,我们心里有数’,一位落选的国家集训队成员告诉我。所以胡金秋的入选,并没有太多争议,多年苦练,依旧无法匹敌,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承认技不如人。

  而另一名职业球员高诗岩的入选,显然缺乏说服力,在国家队官方介绍里,只是列出了他在CBA的数据和荣誉,与三人篮球毫无瓜葛。

  根据官方数据,今年6月19日高诗岩才第一次参加正式的三人篮球比赛,仅有的四场比赛里,他两场得分挂零,远投命中率只有9.1%。

  三人篮球,五人篮球,看似都是篮球,里面的区别和门道大有乾坤,皮球大小、赛场气温、地板材质、体能分配、攻防节奏,无一相同。

  有些球员的天赋和技术风格足以在两片赛场通用,比如胡金秋,而高诗岩至少目前还没证明他可以,尤其在奥运开幕迫在眉睫的当下。

  临阵换将,兵之大忌,不谈过去多年的付出,只谈三人篮球项目的针对性训练时间、大赛经历和集训赛的实际表现,郑毅都是比高诗岩更适合的那个人,这是很客观的评价。

  我很尊重高诗岩在CBA取得的成功,也很欣赏高诗岩的比赛气质,尤其是那股浑不吝的狠劲,我没有任何针对他的意思,我知道,不论他还是郑毅,都只是现行竞技体育制度中的‘工具人’。

  我想针对的,是选拔和确定名单的管理者。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样的理由可以让领导甘于冒着风险,让一个三人篮球菜鸟临阵磨枪也要上奥运?

  是对非职业体系球员的偏见和不信任吗?是锁定奥运会前八名带来的全运会奖牌奖励吗?还是一股脑把职业球员都报上,哪怕最终成绩不佳也能摆出“尽力了”的样子撇清责任?

  我所希望的,不只是郑毅能被公平对待,我所希望的,也不只是任何个人猛然觉察出不妥、然后力挽狂澜让这则故事圆满。

  我所希望的,是管理者对体育运动客观规律的尊重,是整个体系对于体育价值的重新定义,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而不是在内部的掣肘和消耗中让本就脆弱的体育生态雪上加霜。

  再说点题外话,之前有人在微博评论里说我喜欢引用高深的话,表达一些模棱两可、不得罪人的观点。

  扪心自问,在表达观点这件事上,我确实并不自信,在体育领域,我几乎从未有过任何成功的经验,比起依靠自己并不成熟的认知体系去评论,我更愿意乐此不疲地阅读、筛选和转述,实在忍不住时,就从前人的总结感悟里寻求些支撑。

  这是他说对了的那一半。至于另一半、说我的表达不得罪任何人,我想真正读懂的读者不会这样认为,上面这篇的表达也已经足够露骨:我不是不想得罪任何人,我是不想为了得罪人而得罪人。

  每当发生争议事件,最常见的现象是先创造一个背锅的反派,将问题的责任全盘推给他,似乎将他一人打到万劫不复,便消灭了问题,还印证了表达者自身‘不怕得罪人’的形象。


  我不喜欢这样的思维和表达,治标不治本。即便经历了现实社会的多年毒打,我依然是个理想主义尚未泯灭的人,我依然相信世界会变得更好,我依然相信自己有推动改变的蝼蚁之力,所以我更愿意把问题深挖,看看是否能够触及到真正的底层逻辑。

  极端而简单的归因,的确能够带来流量,但我还知道,它更会把舆论激化到不可收拾,然后在泥沙俱下的洪流里,让那些原本有可能冷静思考的人,也被逼得感性占领高地,甚至是在癫狂的状态下被裏挟着站到对立面。

  所以,在没有触碰底线的前提下,我总是努力克制自己保持理性,试图用辩证法一分为二地分析,这只是我看待世界的方式,而非圆滑。

  我敢肯定,即便我掏心窝子地说出这些话,仍然会有人觉得都是托词和掩饰,没关系,就像我昨晚和赵环宇兄弟聊天时劝慰他所讲的,降低预期就好,别指望所有人都理解你。

  毕竟我写东西,只是为了自己爽。今天也算是过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