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沈云薇和秦时中小说叫什么 填房娇妻爱入骨章节预览

2020-09-03 10:35:27诗集古诗网
  沈云薇和秦时中小说叫什么 填房娇妻爱入骨章节预览  填房娇妻爱入骨岚溪著  主角:沈云薇秦时中  《填房娇妻爱入骨》由岚溪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

  沈云薇和秦时中小说叫什么 填房娇妻爱入骨章节预览

  填房娇妻爱入骨岚溪著

  主角:沈云薇秦时中

  《填房娇妻爱入骨》由岚溪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云薇秦时中,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六岁的沈云薇原先是要做秀才娘子的,可一次意外的溺水,让她被村子里的樵夫秦时中所救,秦时中,来历不明,性情古怪,去做他的填房,做他孩子的后娘,沈云薇心里可没底.........

  章节预览

  沈云薇有些不知要如何是好,新婚第一天,也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直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沈云薇回眸,就见秦时中挑着两桶水,从外面走了进来。

  秦时中进了院子,就见沈云薇娇娇俏俏的站在那儿,晨曦中,新妇的脸庞上透着仍是透着淡淡的羞涩和紧张,她的小手攥着裙角,只低垂着眉眼,不敢去瞧他。

  “醒了?”秦时中开口,将桶里的水倒进了水缸中。

  “嗯。”沈云薇轻轻的应了一声。

  “以后不用这样早就起来。”秦时中放下了木桶,看着面前的小媳妇,念起她年纪小,身段又是纤纤细细的,倒是想由着她多睡会儿。

  “我在家也是这会儿起的,都习惯了。”沈云薇依旧很小声,她的眼睫颤动着,仍是不敢去看他。

  秦时中闻言,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为她打来了热水,倒进了盆中,他虽什么也没说,可沈云薇知道,这一盆温温的水是留着自己梳洗的。

  她有些讶异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她怎么也不曾想过,这样一个沉默寡言,让人畏惧的男人竟会对自己这般体贴,乡下人日子过得辛苦,柴禾都是要留着做饭烧的,连带着热水都是金贵的东西,沈云薇在娘家时,就连冬天也都是用冷水洗脸的,她看着那一盆热水,便是轻声说了句:“我用凉水就好,热水……有些太铺张了。”

  “冷水寒气重,容易生病。”秦时中开口,他看着她的眼睛,又是与她道了句:“至于柴禾,我多砍些就是了。”

  沈云薇知道他是樵夫,平日里以砍柴为生,家里自然是不缺柴禾的,可听着他的话,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微微一暖,似是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这样好。

  见沈云薇发怔,秦时中只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洗漱,男人遂是离开了灶房,去了院子里劈柴。

  待他走后,沈云薇回过神来,她看着那一盆温水,刚将手放进去,便是一阵温暖传来,似乎能一路儿暖到心尖儿。

  她端起了热水,打算进屋后与秦子安一道梳洗,临去前,她悄悄回过头,看了秦时中一眼,就见男人的侧颜在晨曦中显得分外英挺,他的剑眉浓密,鼻梁又高又直,虽然神情间有的冷峻让他看起来有些不好相与,可沈云薇却还是头一回觉得,这个秦时中,虽然脸上有一道疤,可他仍是一点儿也不丑,甚至,他的五官是能称得上好看的,他的好看不是王秀才那样书生气的好看,他的好看……是强壮的,阳刚的,是男人的那种好看。

  秦时中察觉到她的目光,遂是向着她看去,两人四目相对,沈云薇犹如做错事被人抓包了一般,她吃了一惊,只匆匆进了屋子,留下了一道纤细的,犹如落荒而逃般的背影。

  秦时中看在眼里,眼底却是噙起了几分淡淡的笑意。

  这一顿早饭,虽是寻常的馒头和清粥,秦子安却是高兴极了,方才是沈云薇为他穿好了衣裳,在沈云薇没嫁来之前,秦子安的衣裳都是自己穿的,时常会穿错穿乱,沈云薇心细,只将孩子的衣裳穿的妥妥帖帖的,只让孩子打心里的和她更亲近了些。

  沈云薇喝着面前的粥,却见秦时中取来两枚煮熟的鸡蛋,一枚给了秦子安,另一枚却是放在了自己面前,她有些疑惑,就见秦时中与自己说了句:“吃吧。”

  沈云薇一怔,鸡蛋在农家向来是紧俏的东西,家家户户都是舍不得吃,要攒着去城里卖了钱,好去打油换盐的,除了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孩子,一般人都是吃不上的,就连沈云薇自己,每年也都只有在生辰那天,母亲才会给她煮一个鸡蛋,还是要背着嫂嫂的。

  此时看着秦时中递给自己一枚鸡蛋,沈云薇有些发懵,只轻声道:“我不用吃,留给孩子吧。”

  秦时中看着小娘子娇娇弱弱的小模样,只和她说了句:“子安也有,这是你的。”

  沈云薇看了一旁的秦子安,就见孩子拿着鸡蛋吃的正香,她收回目光,再去看秦时中时,眼底便是有几分踌躇,她低下眼睫,和他很小声的说了句:“你平日上山很辛苦,还是你吃吧,我用不着的。”

  秦时中听了这句,男人漆黑的目光深不见底,他看着面前的小媳妇,声音沉稳而温和,只与她道了声:“我身子结实,你和孩子吃。”

  闻言,沈云薇心中一动,她悄悄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就见他已是端起粥继续吃了起来,他的神情的平静的,整个人显得十分沉着,似是泰山崩于前,也不能让他改了神色。

  沈云薇知道,能将家里的好东西都留给妻儿,这样的男人是值得倚靠的,她看着自己面前那一枚鸡蛋,却是从心底生出几分温软,她嫁的男人虽然年纪大,还带着孩子,可却知道心疼人,跟着这样的男人,以后的日子不论是清贫还是富贵,只要他能体贴自己,对自己好,沈云薇也都觉得值了。

  吃过饭,秦时中便是去了院子里劈柴,将砍好的柴禾捆好后,整整齐齐的堆在院角,堆得高高的。

  许是干活热了,没过多久秦时中便是脱去了外面的衣衫,本想将里衣一道脱了,可想起自己的小媳妇,秦时中知道她脸皮薄,又是刚嫁过来,担心她会不自在,便又是将里衣穿上了,单薄的里衣勾勒出了男人宽阔的胸膛,透着男人的强壮。

  平日里家里没人,他都是将儿子一道带到院子里,他干活,孩子则是在一旁玩耍,如今有了沈云薇,秦时中便没有将孩子带出来,而是与秦子安说了句:“和娘待在屋子里。”

  说完,男人向着沈云薇看了一眼,刚迎上他的目光,沈云薇的心便是微微慌乱起来,想起昨晚的事,沈云薇不由自主的将脸庞垂了下去,没有和他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