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美文阅读_经典美文阅读_短篇欣赏_必读社

2021-09-09 15:25:39诗集古诗网
  相关栏目:随笔美文经典美文美文阅读美文推荐爱情美文伤感美文励志美文哲理美文写景美文唯美文章手机美文空间美文诗歌投稿

  相关栏目:随笔美文经典美文美文阅读美文推荐爱情美文伤感美文励志美文哲理美文写景美文唯美文章手机美文空间美文诗歌投稿。

  2020年春节寒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这个假期似乎有点漫长,而我依偎在故乡温馨的怀抱里,觉得一晃就过去了。这一向,故乡的桃林、橘林便是我的最好去处。春节前后,桃花怒放,蝶舞莺飞,春风吹过,落英缤纷,来到桃林,我还以为误入了武陵春;此时橘...

  从前日子慢,夏天尤其慢。凉席滚烫,睡梦轻盈/ 一只从井水里打捞上来的西瓜/便可喂饱整个无事的下午/傍晚前的阳光依旧热烈/蝉声依旧聒噪/柯南依旧长不大/而母亲隔着鱼塘唤我回家吃饭的那副/不生锈的嗓子,依旧嘹亮这是青年诗人莫诺的诗句。 如他一样,在我的...

  我记忆中的老县城,白日耀眼的阳光下,班驳破旧的楼房中,有蛛网般的电线缠绕。所以我不喜欢老城的白天,喜欢它在夜色里的温柔,美食在空气里窜动的味道。 那些年,在老县城阑珊的灯光下,大桥街边有一家卖猪蹄花汤的铺子,店铺主人是一个身材肥胖的老太太,...

  南方乡下,谁家生了女孩,父亲多会种下一棵栀子树。春暮夏初,整个乡村包裹于一片清润嫩绿中,栀子树飞快生长。不多久,一朵一朵小小白白栀子花,淡淡开满一树。栀子花与女孩一同长大。开门见花,闭户花香弥散。女孩渐渐出落得像栀子花一样,静雅婉丽。 幼时...

  住在远离闹市的小区,植物繁茂,高的矮的,阔叶的长枝的,每一株都静默生长。阳光好时树影斑驳、鸟儿关关相和。风儿吹过,野草葳蕤,暗香浮动。足不出户的一月,每一天我都离它们更近,品阅老树新枝、辨识虫音稚嫩,生命轮回喜悦在我心间波动,这样小憩,简...

  在我们渭北高原,节气要过了九月份,芦花才开始飞舞,由最初的鹅黄渐渐舒展成灰褐色,再慢慢变成白色,天气也就随之慢慢变冷。 早晨,趁着雾霭未褪,河滩里还结着麻冰,刈完稻子、收完玉米、挖倒稻秫秸秆、窖完红薯白菜的村民们就开始搭镰收割芦苇了。收割芦...

  三月,成都。 飞机抵达成都机场时夜已深,不想深夜打扰春梦里的美景,于是入住宾馆后就安稳睡下了,要与这个城市的呼吸相迎合,才会有更多的美丽可收获。 成都的三月很清新也很热情,清晨坐在的车里,听着的哥骄傲地说着成都的美食美景,透过车窗看到街道两...

  从《关雎》参差荇菜,左右流之描绘青春女子在灿烂春光中轻快地采集野菜,到《影梅庵记》中所忆董小宛善于腌制野菜,使黄者如蜡、绿者如翠,野菜的采集和食用在我国可谓是源远流长。 如今,野菜更是以营养丰富和美味可口成为绿色食品家族中的重要一员,也成为...

  我是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渔民。我的家,在淮河岸畔的一个小渔村。 小时候,我的家,是用秣秸扎起来当墙,里外用泥糊起来的,三根碗口粗的竹竿做桁条,芦苇做笆,屋顶用茅草修缮,且只有十几平方米,五尺多高。屋里用旧船板铺在地上当床,墙...

  立冬时节,田野里已几乎没有了什么农活儿,一家人也不再鸡啄米似的忙碌。于是,母亲便有空闲时间庆祝立冬节气的到来,最直接的方式,莫过于为全家人做一顿饺子。 为购到新鲜的食材,做一餐可口的饺子,父亲往往都是匆匆吃过早饭,推起自行车,把我放到后座上...

  刚过大年初三,耍灯的队伍便在乡村里活跃起来了。该走的亲戚前两天已经走过,该干的农活现在为时还早。春寒尚料峭,辛劳了一整年,过年的时候乡亲们总要多轻松几天的。 因此,春节过后到元宵,是过去乡村里一切土生土长自娱自乐的活动最热闹的时间。诸如古老...

  四季中,夏无疑是最富有声响的季节。蝉鸣,蛙声,鸟语,虫儿清唱,雷声轰鸣所有的声响共同演绎着一首夏之歌。这首夏之歌,音调曲折,旋律变化,高低起伏,错落有致,把夏的韵味展现得酣畅饱满,淋漓尽致。 蝉鸣声声,唱出一首悠长的夏之歌。夏的号角吹起来,...

  在草木葳蕤、群山绵延的陕南乡村,枝头的喜鹊如花中牡丹、林中翠柏,足以登上鸟类的封面。 喜鹊天生就是一个吉祥的样子,从一棵树跃到另一棵树,比叶子上的风跑得还要快,尽管没有大长腿,却习惯凌空扎一个猛子,乌黑油亮的羽毛在乡村上空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

  楼下的马路边有两排行道树,是当年小区刚建起来时,因为拓宽马路移栽过来的。为了减少营养和水分的流失保树成活,截去了绝大部分的树杈,只留下一小段粗壮的主枝,光秃秃、硬邦邦地朝天戳着,整棵树就像一个插满弹弓的大木桩,乜呆呆地立在路旁,互不相望。...

  我家的窗外是一条横躺着的乡村大道,窗户对着东边的大河,大河上架着一座横跨河面的水泥桥。从窗户向外远眺,村舍、河流、田野,一览无余。每天清晨起床,我总习惯性地趁烧水的空闲对着窗外观望,望天空飞翔的小鸟,望河里行走的小船,享受沿河两岸的杨柳拂...

  蜜罐儿,也有人叫它蜜多儿。它并不是一种储藏蜜的罐儿,而是一种野生的瓜类植物。它的个头大不过鸡蛋,小不过乒乓球。身材呈椭圆形,浑身裹着青绿色的、带有淡白色竖纹的外衣;成熟时的它,又将那外衣换成金黄。它没有酥瓜的嫩脆可口,也不像香瓜的香甜诱人...

  有一次,我与朋友骑自行车外出游玩。行到山脚下,忽然闻到一股醉人的花香。我们俩不约而同停下车子,要去寻找这花香的源头。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这样的风景不仅古诗里面有,生活中也有,只是经常被我们忽略。林木掩映之中,有一处农家小院,花香正是从...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夏至前后,又是梅雨季节,老家后山的杨梅逐渐由青变红,风也顺带着捎来成熟的香甜味。一颗颗饱满而水灵的果实簇拥在枝叶间,似灯笼、赛玛瑙,看得人唇齿间不由得泛出口水来。 继樱桃、枇杷上市后,杨梅紧随其后。杨梅熟时...

  有一天下班从超市回家,大袋小袋已经缠满双手,再腾不出手牵小女,只能让她抓着我的衣角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准备横过没有斑马线的马路时,看到有车驶来,我立马叫住了小女,停下了急匆匆的脚步,这时司机却突然把车停了下来,朝我挥挥手,示意我先过。 瞬间,...

  六月是个多雨的季节,也是荷绽放的季节。夏日的雨后,我仿佛又嗅到了荷弥漫的清香,当下心动,于是来到湿地公园的荷塘边,赶赴一场荷的盛宴。 遇见便觉得惊艳了。雨后的荷塘犹如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墨画。一眼望不到边的田田荷叶,在微风中如碧波荡漾,绚丽多姿...

  近日寒流频频来袭,气温逼近冰点,前两天还飘了一点儿雪花。我戴上了帽子,穿起了羽绒服,走出家门还是觉得冷。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浑身哆嗦。回到家里连忙打开空调,暖流扑面而来,寒气渐渐消退,身子渐渐暖和起来。 用上空调,是最近几年的事情。上世纪五...

  表弟家添小孩时,医生说,检查好像有些问题,建议不要生。 家里立刻炸开了锅,分为两派。一派说要听医生的,放弃,以绝后患。另一派说,医生也不肯定,放弃太可惜了。大家都在发愁时,刚从山里搬到县城与表弟团聚的小姨冷不丁地说,那就生吧,真有问题,我来...

  时光的经筒,碾碎了冬。春,趁机破冰而出。 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周朴的一句长吟,惊醒了藏在春深处酣睡的桃花。 四季的轮回,让春风怎会忘记与桃花的约定。你瞧,微风轻轻扇动翅膀,柳芽吐蕊,燕子北归,不甘寂寞的桃花急不可待打起苞蕾,只待...

  有天深夜,枕头底下的手机震动了两下。豆子连续发来几条微信:我好像又选错了路,为什么有这么多糟心事呢?你觉得你过得快乐吗?唉,有时候真觉得人生好难...

  我是从一本介绍古京都人物的书上看到的这三个字,印在一幅浅黄古意画的左上角。七八个穿长衫留大辫子的清人怀抱着各种乐器,似乎在很陶醉很忘我的表演。右上角还有两个字:道情。 当时这并没有给我太多的触动和印象。我甚至不明白这幅旧画想说什么,莲花落和...

  罾鱼是家乡一种古老的捕鱼方法。砍几根竹子,弯成弓形,把一张网支起来,做成一端开口的帐篷模样;然后在它的四角系上螺丝、石头之类的重物,以保证它下水能沉;最后在四角系一根绳子,在离网口二三十公分的地方合成一股就成了。 因为罾网在水里,你不知道水...

  春归幽谷始成丛,地面芬敷浅浅红。车马不临谁见赏,可怜亦解度春风,这首诗是宋朝王安石对一种叫石竹花的普通植物不被人赏识的叹息感慨。 春归幽谷始成丛,地面芬敷浅浅红。车马不临谁见赏,可怜亦解度春风,这首诗是宋朝王安石对一种叫石竹花的普通植物不被...

  一直喜欢坐于晴窗之下。 小时候,住在乡村,房子是老房子;窗,是木格窗。寻常日子,窗口,都是用道林纸糊住;每隔一段时间,道林纸要更换一次,新换的道林纸,洁白明亮,像是豁然生出的一份快乐心情,令人爽喜得很。 这时,就最喜欢在窗口下玩耍了。窗口下...

  青山绿水环绕的小城,山翠、水清、花香、草绿、山色如一。正如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道不完一山春色,唱不尽水声如歌。 有幸拜访一座山,顺着山脚细沙碎石铺成的小路走入山里,山水蜿蜒曲折,山色秀丽可人。沿水岸小路前行,身处深壑的峡谷。山高...

  我从乡村走进城市,也有二十几个年头了。我生活的西安,是个比较干旱的地方,城市居民用水,一是来自秦岭黑河水库的地表水,二是来自渭河以及浐灞两河之滨的深井水。这样的水,都是有限的,而被乡村人称为无根之水的雨水,对于城市来说,似乎并不怎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