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中华文摘》文章:200×谁愧对中国

2021-09-11 18:56:57诗集古诗网
  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节目,感动了亿万观众

  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节目,感动了亿万观众。当我热泪盈眶被感动的同时,自己的灵魂也不断被拷问着。由此我突发奇想,央视应同时办一个“200×,谁愧对中国”的节目,让全国观众投票,选出“十大事件或人物”,使它或他们接受良知的拷问。

  当然,感动中国人物对我们的拷问是多向度的。这些人物身上每一种闪光品质:勇敢、无私、博爱、自强、忠诚、奉献等等,都是一把拷问自己良知的尺度,但它们却不宜拿来评判别人。这是因为,凡圣德品行,我们可以“高山仰止”,却不能令人“景行行止”。譬如,我们非常钦佩、赞赏跳入滔天巨浪中救人的魏青刚,却不能指责岸上观者胆怯自私;我们非常钦佩、赞赏用生命来资助贫困生的丛飞,却不能指责没如此奉献的歌星为富不仁。要求人们时时践履圣德的结果,只能使社会陷入伪善之中。

  但是,有一把尺度,却是可以也应该拿来拷问每个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这就是是否牢记国情、是否珍惜国家财富。在2005“感动中国”人物中,有一名贵州山区村医李春燕,她几乎是赔上全部家当甚至结婚礼物来为村民治病的,原因是乡亲们太穷、太穷了。透过特写镜头,我看到那一笔笔欠款记录,大多都是二十、三十元,几乎没超出五十元的。这就是说,这些农民,口袋中连几张十元票子都没有。当李春燕要外出打工时,村里人卖鸡蛋,才凑齐一百元还债。就这一百元,感动和挽留了李春燕!区区一百元,在我们眼中,不过一张大票,而在贫困农民那里,却是一笔巨款!他们的收支,是以一元为计量单位的。这并非个别情况,据一些去过贵州山区的记者介绍,那里的贫困程度,完全出乎想像,只能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既然天地亦惊、鬼神亦泣,同为中国人却熟视无睹,依然奢侈浮华、挥金如土,我们的良知哪里去了,难道不该被严峻拷问、不是“愧对中国”吗?

  我相信,在这把尺度面前,每个人都会立刻想到政界、商界许多候选人物和事件的,而我首先想到的,却是一些著名的学术工程、文化单位。

  时下,中国学术虽质量与时“俱退”,但经费却与时“剧增”;一些“著名”学者,编个什么“工程”名目,便动辄数百上千万地伸手要经费。所谓新修“清史”工程,更是以“三千万”字数、令人咋舌的“六亿”资金创了纪录!盛世修史,这本是好事,但治史要义是提炼,学术价值在精粹,如此巨量篇幅,常人十年读不尽,完全背弃了修史的宗旨,充其量只是“清史资料汇编”而已。因此,人们有理由怀疑,堆积“三千万”巨量,只是为申请“六亿”巨资;如果压到“六百万”,怕是不好狮子大开口了吧?退一步说,即便这“三千万”的清史不掺水分、并非泡沫,它就需要六个亿吗?这六亿资金的“工程预算”不该向社会公布吗?再退一步说,即便预算非常合理,就不能节约一下吗?如果我们学者的良知被李春燕们所感动、所拷问,节约出二三个亿,就可让一千万贫困农民看一次病呐!

  时下,中国许多单位一掷千金建豪华办公楼已蔚然成风,而欲领风气之最的,非央视莫属。被舆论评为“歪门”、预算五十亿的新楼方案,一经披露就遭到舆论猛烈抨击。尽管从建设美学角度,我并不反对甚至欣赏这个设计,但美是有内涵的。一个农村孩子,如果忘掉贫穷爹娘自己天天披金戴银,那只能是一种丑。中央电视台也是全国人民的“孩子”、是靠十三亿同胞的“眼球”养大致富的。如果央视及有关部门无视批评,坚决要把奢华进行到底,那么,当他们在新楼中继续“感动中国”时,广大群众一面被感动、一面也会亿万次地拷问他们决策者:你们的良知哪里去了?清华吴良镛先生说得好:“五十亿元是个多么了不得的数字,中国现在并没有富得不在乎这五十亿。”的确,有关部门改变方案节省下的几十亿是可以改变千万个李春燕的命运的!因此,如果那些耗巨资的新楼照建,那么,它们肯定会在2008年“‘愧对中国’十大事件或人物”评选中“荣登”榜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