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随笔美文_心情美文_网_必读社

2021-09-13 12:36:22诗集古诗网
  相关栏目:随笔美文经典美文美文阅读美文推荐爱情美文伤感美文励志美文哲理美文写景美文唯美文章手机美文空间美文诗歌投稿

  相关栏目:随笔美文经典美文美文阅读美文推荐爱情美文伤感美文励志美文哲理美文写景美文唯美文章手机美文空间美文诗歌投稿。

  烈日如火,和众人驱车远赴大围山下参与一个论坛,到地头才得知现场设在一个老书院内。东门古镇,围山书院,初次涉足很是陌生,却又莫名感到熟稔。 普普通通的乡间院落,白墙烟瓦、麻石青苔、四方天井、五间三进,若不是挂在门口的牌匾提示,会觉得这只是一处...

  有人爱春天,爱那嫩黄绽绿的叶尖,爱那缤纷馥郁的花儿,爱那清新和煦的春阳;有人爱秋天,爱那高爽皎洁的秋月,爱那硕果满枝的橘柚,爱那金黄的银杏;但要说起火炉长沙的夏天,很多人是谈不上喜爱的,我却最爱这一季的柳荫蝉鸣、蛙戏荷盖,最爱这恰好的盛夏...

  平生最爱花。成片的桃花林,满园的牡丹花,遍地的小野花,有名字没名字的,只要是花,我都喜欢。 雪后初晴的一天,天气乍暖还寒,但空气洁净,阳光明媚。为了不负大好时光,我邀丈夫一起去就近的南山走走,一是因为南山有绿道,适合散步练脚力;二是因为南山...

  今年的雪着实给人留下了美好记忆。 那天早上,下雪啦!在床上就听到有人喊。手机消息嘀咕咕,是朋友在呼唤赏雪景,立即回应。 天上飞雪,地上踏雪,深一脚浅一脚,三下两下鞋袜就湿透,好在公交上尽享空调。司机为了不让乘客踩水,特意将车靠近站台。路边还...

  春天刚踏进冬天留下的门槛,还带着娇羞。一片柳叶在悄悄地叩门,一株小草在和土地惜别,哪怕只是远了一点点。 一切都是含情脉脉、淡淡的样子。 我喜欢这样柔软的季节,连吹过的风也带着几丝慵懒。 忽然就不想躲在被窝里了,阳光的暧昧蔓延在身边,让我忍不住...

  有一种情,是恋上东江湖的景;有一种爱,是喜欢东江湖那一缕雾。之所以爱,因为那是一缕洁白如玉的雾,一缕轻如薄纱的雾,一缕随风飘逸的雾,一缕让人梦牵萦绕的雾。东江湖上那一缕雾,她是那么轻柔,那么温情,那么迷人。她在美丽的东江湖上给人一种神秘美...

  荷风,真名耿万荣,太和人,在太和乃至阜阳网络界、摄影界,荷风的名号更响亮。有时,大家相聚在一起,荷风可随口喊出,真名耿万荣则要哏一下。我与荷风有近十年的交情,从相识到相知,处之愈久,愈觉得其人清风徐徐,荷香悠悠。 荷风,阜阳市美协会员,在阜...

  这天儿应该是春的脚步渐浓。你看,许多屋檐下已然构起了一堆堆燕子巢窝。春暖花开时,一直想为春天写生,却总写不出春天的秘密,草长莺飞三月天,一朵春花,一丛青草,都是生机盎然的姿态,而属于春日的小菜,也在蒙蒙细雨中悄悄探出了头,鲜活地朝我们微笑...

  神龙湾 昨夜,一场细雨短暂经过。 山湾里,湿气到处散发,有一些绕过袅袅婷婷的枝头,径直朝红蜻蜓菲薄的翅翼飞去。 我们从场镇那边过来,迎面撞上一大片油菜花容光焕发的笑脸。 农历二月,春光正好。 豆角都在借势生长,一度颤颤晃晃的豆杆明显变得挺拔,可...

  三月的风轻盈灵动,三月的云高远淡泊。远山含黛,流水含情,燕子归厦,蝴蝶翩跹。山岗,平坝,坡坡坎坎,处处弥漫着醉人的花香,花红柳绿,好一派莺歌燕舞的景象。春,踏着步子,不早不晚,如约。家乡的黄金花海,在三月天也早已美如画卷,游人如织。收到春...

  暄就是晒太阳,它是古人的说法。《列子杨朱》里说宋国有个一生耕作于田野的老人,家境贫寒,只靠粗麻之衣过冬,太阳出来时,常跑到屋外晒太阳。他见少识浅,曝晒的温暖舒适使他不知天下还有广厦奥宝、绵纩狐洛。他对老伴说: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

  听说我是画家,同桌的年轻朋友拿出他随身携带的电子数位板,指导我如何在上面作画。 一概按键作业。先挑出不同粗细的笔头,选择钟爱的颜色,将合乎心意的人物或鸟虫鱼兽,开始在画板上拉线条画出来。画得不好马上修正,随时随地反复删改,画好以后,一看不满...

  徜徉在这历史悠久的千古名城,流连在这文化荟萃的人杰之地,凝望秋月,多少感慨!秋夜古城,皓月当空,洁净高远。婉转流银,静静地泻在这座城池。没有风,只有星空与灯光相伴。繁星眨啊眨,总在诉说遥远。 这样的月夜最适合相约,约在城楼古街。披一身灯光,...

  每年二月二是龙抬头的日子,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喜欢在这天剃头,图个吉利。 儿时的印象中,那些行走在乡村的剃头匠总是挑个担子,每每来到村庄上,就开始挨家挨户吆喝:剃头发嘞!仅仅三两声吆喝,便就有村民叫他停下来剃头。剃头匠麻利地从主顾的堂屋里搬张...

  下半晌,突然刮起寒风,乌云从四面朝巴彦套海冬营地奔涌而来。蒙古包的主人额尔敦是个壮实的中年汉子,他看看天,喊来儿子哈斯:要下雪了,快,收群去!父子俩扬鞭催马,倾刻间飞得没影了。 跟我同来蒙古包采访的年轻记者贾非,乐得蹦着高拍巴掌:咱们眼福不...

  蝉热的嗓子都哑了,狗热的舌头似乎要扯出来,就连空中的云都不知跑到哪避暑去了坐在竹席上的奶奶,一边给不安分午觉的我们摇着蒲扇一边悠悠地说,立秋就凉快了。我不知奶奶是在安慰我们,还是在宽慰自己。虽然她额头上爬满了细密的汗珠,但仍不慌不忙地扇着...

  雨蒙蒙绵绵,飘飘洒洒,细密绵柔的滋润着大地山河,山就长青,河就长流。风狂雨骤,急急切切,江河横溢,或泛滥成灾,自然的命令如此森然。 春日向暖秋日渐寒里,一暖一寒本来就杂糅了几许的理想向往和追忆愁思,在感觉的分判中,春雨如酥,秋雨潇潇了。清明...

  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春风吹来,柔柔的、融融的,一缕缕,一阵阵,拂拭着面颊,缭绕在耳际,让人舒适而惬意。 春雨匀匀的、密密的,一会儿急,一会儿缓,飘飘洒洒严严实实地滋润着广袤的土地。诗人虽有润物细无声的句子,但倘若你侧耳静听,一定能听见雨点落地...

  天气越来越冷,脚都有点凉,使我想起了被遗忘多年的蒲草鞋。一个冬天,有一双蒲草鞋就够了。蒲草鞋是用已成熟的干蒲草编制成的,因为它价格便宜,穿着方便,御寒性能好,因此在上世纪很受人们喜爱。 蒲草在马踏湖多去了。夏日的马踏湖,蒲草葱茏蓊郁,纤瘦高...

  生活在北方,总要在最寒冷的日子走到年终岁尾。还有什么手边的事情要做,一定不要拖延,得快马加鞭,因为年终岁尾,很仓促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拐弯去了星巴克,读了杨绛的《我们仨》30分钟想起从前铁凝在劝大学生们读书时曾说:人心的诸多幽暗,需要文字点亮...

  没有焰火的燃烧,在如此安静的时光里,蝴蝶起飞之后,似有行人的脚步声传来,就在樱桃花的柔润中。 它比樱桃沟之外的一缕琴音还要清亮,似有人挽起素袖牵起一缕灿烂的阳光,阳光下,我听见了蒲公英的笑声。 之后,樱桃花的花瓣开始轻轻飘落,无声,悄然。让...

  春已到来,节日的街灯还在亮。 迈步在高铁站前大道上。身旁,每一棵树都撒满了星星。红色、蓝色、紫色七彩光临人间,点缀着幸福。 苗家的夜,色彩旖旎,层次分明。民居,依山而建。山势起伏,寨子绵延。灯火成了山间的颗颗明珠。 山高云低,翠叠的树让灯影迷...

  大地看起来还是一派冬日景象时,春天已经在路上。河水依旧冰冷沉寂,土地干硬荒芜,树上持续着冬日的萧索,路上人们还未脱下冬衣,然而,某一阵风吹来,好像就闻到了春天的气息。 春尚远在天边,是风把它吹过来的吗?其实,春天在地下,人们闻到的是来自泥土...

  竹林 岁月深处,你们整齐地排列在村庄那些被遗忘的空地,这里一坡,那里一片。苍翠,青葱,甚至不放过绝壁上的生机,让人类不相信荒凉与贫瘠。 起风的日子,你们浑厚的歌谣一路响起,如箫。不,比箫声更雄阔,仿佛千军万马在召唤。 更多的时候你们低头不语,...

  我惊叹过书本上泰山日出的雄伟壮观,也领略过黄山日出的奇幻旖旎。还有一处日出之景,虽然普通寻常,触目的也是些司空见惯的景致,却一样给予了我一份由眼入心的震撼和感慨。 那是在我住院的日子,经过几天治疗,医生批准我可以在家人看护下起床行动。 那个...

  一 风吹麦浪,再清瘦的土地,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喂养着爱他的人,爱他的牛羊,爱他的花草,爱他的稻穗,爱他的河流 皓月照松涧,秋水化文章。 春种秋收,一串串稻穗在风中挥动的手势,热烈而欢畅。稻田是村庄的福地。曾经,稻子在这里的成长和乡村的生活一样...

  众里寻他千百度, 我一直在行走,寻觅。回眸,不觉想起高晓松的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小时候,初遇曹文轩的《草房子》,厚厚的一本书,捧在手中宛若珍宝,打开看看,被桑桑逗笑拆了蚊帐做渔网,改了橱柜成鸽笼;在家里和妹妹有吵不完...

  斑斓的色彩牵引着视线,大后山的冬天陶醉了心田,蓝天、风车、羊群铺展成一幅冬日的水墨画。 在固阳县深入推进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中,日前参与并实地到西斗铺镇大六份子村村民支福润家里进行了一次拉话话。 红油漆桌桌热炕炕上摆。快上炕坐下。支福润热情的...

  小时候的一个傍晚,我放牛归来,看见村里一位大婶正在清理她家墙角的杂草。杂草里透出一股幽香,我好奇地走近去看,原来杂草中夹杂着几棵薄荷。我拿起一棵,只见它嫩绿的椭圆形叶子上长满了茸毛,用手一捏,淡淡的清香就扑鼻而来。我折了一株带回家,找来一...

  邻居送来几只螃蟹让我们品尝。那是种家乡盛产的毛蟹,两支粗壮有力的鳌角上分别圈着一圈浓黑的绒毛,这大概就是毛蟹名称的由来吧。 其实,家乡的菜子湖边有好几个圩口都养殖这种毛蟹,并且远近闻名。每到这个时节,来往的饭店老板和街头小贩川流不息,争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