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何处》赏析与注释

2021-07-11 19:46:55诗集古诗网
何处何处停侬油壁车[1],西泠[2]终古即天涯!捣莲煮麝[3]春情断,转绿回黄妄意赊;[4]玳瑁[5]窗虚延冷月,芭蕉叶卷抱秋花;伤心怕向妆台照,瘦尽朱颜只自嗟。题解这首七律系郑桐荪转寄给柳亚子、柳

何处

何处停侬油壁车[1],西泠[2]终古即天涯!

捣莲煮麝[3]春情断,转绿回黄妄意赊;[4]

玳瑁[5]窗虚延冷月,芭蕉叶卷抱秋花;

伤心怕向妆台照,瘦尽朱颜只自嗟。

题解

这首七律系郑桐荪转寄给柳亚子、柳无忌父子的。原无题。柳氏父子取第一句开头二字为题,相当于“无题”,古人常循此例。1913年8月,曼殊与平智础同游杭州西湖。此诗大约作于此时。关于这首诗,郑桐荪认为系为花雪南而作。他在《与柳无忌论曼殊生活函》中介绍说:“曼殊好吃花酒,而却与他所做的倌人,名花雪南,极少交谈,盖彼之所好不过一场热闹而已,不在花亦不在酒也。”为此,他曾以诗慰曼殊云:“曾傍红楼几驻车,青衫无奈又天涯。诗成百绝情难写(时曼师有《无题》诗百绝之作),雪冷三冬恨梦赊(泛指花雪南)。漫去深山盟落叶(曼师常有再作和尚之意),应怜空谷老名花(指花雪南)。朱颜未减少年志,何事频频揽镜嗟!” 郑桐荪,名之蕃,号焦桐,苏州吴江区人。花雪南,本姓许,新加坡华侨女儿,后到上海沦为妓女,取名五宝,又称花五姑。1907年曼殊在上海与她相识,以后时有来往(参看柳无忌《苏曼殊及其友人》)。

按:曼殊所作七律除此首外,还有一首《樱花落》。与曼殊的七绝相比,并不出色。这表明七绝之所以在曼殊的诗中占有如此大的比重,绝非偶然。对于曼殊来说,似乎只有七绝这种诗歌形式,才能够恰切地将其心灵、世界、语言和谐地融汇在一起,让人感到其构思绵密而表达自然流丽。易言之,即深层意绪婉转隐曲而表层语言轻灵流动。

注释

[1]油壁车——古代一种车名,车壁用漆涂饰或加上一层青油衣,故名。

[2]西泠——即西泠桥。在浙江杭州西湖风景区孤山西麓,白堤、西伶桥附近,即古之“西村唤渡处”,为西湖名胜之一。此句暗借苏小小以喻花雪南,谓当时曾与她在“西泠结同心”,如今却音讯全杳,如隔天涯。

[3]捣莲煮麝——捶断莲藕,煮熬麝香。语出温庭筠《达摩支曲》:“捣麝成尘香不灭,拗莲作寸丝难绝。”以喻矢志不渝之爱情。此处乃化用之,以强化“春情断”之作意,意谓诗人与花雪南情缘已断,不复为续。

[4]转绿回黄——谓春去秋来,时序代谢,树叶由绿变黄,由黄变绿。语似本古乐府《休洗红》:“回黄转绿无定期,世事反复君所知。”妄意——语出《大乘起信论》:“一切众生,以有妄心,念念分别。”赊此处当读“沙”音以协韵)——长、远。

[5]玳瑁——海龟一类的水产动物,四肢呈叶状,甲壳光滑,有斑纹,黄白相间,可作装饰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