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如何具体理解海子的《以梦为马》这首诗?

2021-07-17 17:29:21诗集古诗网
  第一段的意象用的很朴实,没有过于复杂的象征意义,很好理解

  第一段的意象用的很朴实,没有过于复杂的象征意义,很好理解。1,2句构成一组对比,“远方”是常用意象,就像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生活不止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相对用庸常的生活和“物质”,远方代表着对梦想和美的追寻。与之对应的是“情人”和“儿子”,表达了对于梦想如同儿子对父亲般的忠诚和对于苟且生活的一种暂时妥协,这里个人以为“忠诚”和“短暂”两个形容词多余了,儿子和情人这两个意象已经包含了这层意思,没必要再作解释。

  以梦为马是全诗诗眼,之后也反复出现。象征意也很好理解,对诗人来说对于梦想的追求是前行的力量来源,是漫漫长路上相伴的坐骑。烈士象征同样追求梦想但半路折戟的人们,小丑则是生活中庸庸碌碌的俗恶之人,两者构成一组对比。

  第一段是起兴,反应诗人对于生活中种种苟且的不屑与无奈,对梦想的坚持和追求。比较平铺直叙。

  第二段,作者开始揭开自己的梦想。“火”作为意象出现,像是世代保存的火种,弥足珍贵,此时却面临被“万人”熄灭的危险,诗人挺身而出,虽千万人吾往矣,以“一人”之力高举此火。

  此火为大,也是反复出现的诗句,“开花落英”进一步抒情说此火对祖国之重要。

  作者和所有诗人都在借此“火”度过黑夜,我们基本可以猜到“火”象征诗人的精神食粮——文学,由中国文字组成的美梦,无数人苦苦追寻的艺术之境“远方”。

  第三段,开始有较为复杂的意象出现。先通读一遍,“祖国的语言”揭开了之前“火”的所指,我们可以猜到这首诗的内在主旨应该是谈作者的文学抱负,诗学抱负。

  第一句是祖国语言对应“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这两者的关系是对立的,乱石投筑有很强烈的贬义,梁山对应祖国则意味着“推翻”“造反”“覆灭”。然后是“以梦为土的敦煌”,以梦为土和以梦为马不同,马是带领诗人们前进的力量,而土却让人想到埋葬。敦煌让人联想到的是唐代,唐诗,进而抽象为中国古典的诗学体系。这一体系如何呢?是放在盛夏“七月”也让人寒冷的骨骼(框架)。

  这里在理解上会出现疑惑,一般讲到古典诗学体系,唐诗宋词不都是好东西,正面的嘛,怎么这里感觉好像作者在反对“敦煌”(古典诗学,语言)?别急,先往下看。

  把这段连续出现的意象放在一起,“寒冷的骨骼”/雪白的柴/坚硬的白雪/众神之山我们能够从中提炼出暗藏的意境——“寒冷”与“雪白”(苍茫),一派巍峨的雪山景象,奇寒彻骨,难以撼动,这明显是和“火”——诗人自己的诗学抱负是具有对抗性的,是诗人难以跨越和战胜的。

  到了最后一句话锋却又一转,这一体系既“囚禁”我,限制着作者挣脱传统语言的束缚,追求“火”的同时又是“灯盏”吐出光辉,似乎又再照亮作者前行的路。

  这一段中还有个细节,就是雪白的柴和“条条”白雪(白雪怎么会是一条条的呢?不正常处必有作者想表达的深意!)与“横放”构成一组关系,这里的理解取决于读者,我猜测作者想表达的是一句句诗句构成了众神之山(传统的文学语言体系),关键是对“横放”二字的解释。

  第四段,第一句写的很有气势,也进一步解开了诗人想表达的意思。海子的梦是想成为中国现代诗歌体系的开创者,先驱者,冲锋在前,为后人砍出一条血路。这是诗人的豪情,所有的后人都将循着海子的足迹进一步探索中文在诗学上的可能性,他把自己想象成中国的拜伦,兰波,雪莱......要摒弃掉古典的诗学体系,“一切从头开始”。

  一定程度上说,我觉得海子做到了,现在热爱诗,写诗的人们一定多多少少受到过他的影响。

  最后是将牢底坐穿,这里是和上文的“囚禁”呼应了。他愿意一生在传统体系的桎梏中奋斗突围。

  第五段,众神再次出现,作者承认自己也是传统的造物,但是人生苦短,拼搏创造终有尽时。

  这里我们发现全诗有一个“变速”,节奏上的变化。从作者此时此刻对梦想的抒发突然开始加速度,时光飞逝(不可抗拒的 死亡的速度),在短短几句话内,我们似乎跟着海子经历了他建立新诗歌体系的一生,他紧紧搂住精神“食粮”,视之为妻,“生儿育女”建立自己的诗歌“家园”。

  最终死亡来临,海子要和所有同他一道的诗人一样,埋葬在家园周围的“高山”上(意指自己已经成为新诗的一座高峰)守望自己一生的事业。

  从这一段开始,诗的节奏明显加快,在纵向的时间轴上,开始从当下走向永恒。

  第六段,作者开始在永恒的尺度上思考。面对永恒(大河),作者情绪变成了“惭愧”,之前的一腔抱负如烈日下的水,消逝殆尽。所谓的建筑祖国的语言,守望平静的家园不过就是“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惫”。

  当似水年华汇入滔滔大河,连承载着作者和无数诗人的那匹马,那个梦,也终于一命归天了。

  到这段海子的情绪一下低落了下去,从结构角度讲,是为了最后的高潮作先抑后扬。

  不过,我个人理解嘛,确实,一旦念及永恒二字其实诗人也会意气尽消,海子固然优秀,但是要说不朽,和唐诗宋词,李白杜甫比起来,也只是一时的才子罢了,等到下一代都未必能继续为人所知。

  如果不能理解的话,试着朗诵下这首诗吧,读到这段的时候肯定会有种突然怂了的感觉。

  第七段,沧海桑田,作者想到千年之后,从江南的稻田到周天子的雪山,这里在空间上有一个从南到北,从低到高的意境,如同掠过了广袤的中华大地。

  天马踢踏,海子的天马此时同他一道复活,虽然千年之后已无人再记得海子,但他这一生并没有虚度,因为他为之奋斗的是永恒的事业。

  第八段,引出最终的意象“太阳”“日”——他象征着永恒,是“火”最辉煌最光明的终极形态。

  最终,作者也同其他诗人一起汇入诗歌永恒不朽的“理想世界”中。这里海子试图创造出一个辉煌的意境,黄昏的众神也为他送葬,向着无比猛烈的不朽强光,他们“抬”着海子,庄严肃穆,一步一步走向太阳。

  这段开始全诗走向最后的高潮,你问我觉得写的好吗?我觉得不是特别好。个人认为文学和诗最有味道是那种弓在弦上,引而不发的时候,表面平平静静,深处巨浪涌动。越是猛烈狂放的情绪越是不能爆发,要压着,将出未出,让人提心吊胆才能余音袅袅。

  而这里海子则选择了让自己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用太阳这个意象来最终拉升高潮,但是结果让我有种入了“啊祖国!伟大的母亲!”的诗歌俗套,而且第二句这个“日”字似乎放在这里没什么太大作用,倒是让人有点出戏(爆粗口- -b是我想歪了)。

  最后一段,在最终的激情过后再次回到智性,海子这里是用一句终极哲思来给全诗收尾。

  太阳是我的名字,太阳是我的一生。到这里,作者已经和穿越永恒到达时间的尽头,他和所有的诗人一起汇聚成一体,成为永恒的太阳。

  在时间尽头,海子揭示,他所热爱的祖国(千年王国)的本质亦是诗性的,祖国和所有诗人共同在永恒的山顶留下不朽的终极意义,诗歌的尸体。

  五千年是中国历史的象征,而以梦为马的马其实是“龙”,亦是传统中国的直接象征。

  这是最究极的矛盾,原来一直赖以前行的梦马,天马正是海子想要战胜的众神之山的化身。

  他想要用自己的刀构建全新的诗学体系,想要以梦为马,以火为大。但他血脉里流淌的确实中国五千年文脉的“雪”。这是一个诗人在和自己的影子战斗,他能成功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说到最后,倒是让我想起另一件事。如果大家看过纪录片《》(你们懂得...)的话,肯定还记得里面的学生们高喊着各种极其具有文革影子的政治口号在追求自由平等,广场上各种派别的斗争甚至需要“肃反队”每天。

  越过他们高举着的拳头,我看到专制的,左倾的老大哥幽灵一样在背后注视着他们。或许这也是

  说偏了,最后讲讲海子,我觉得在80年代那一批诗人里,海子相对来说写得比较浅。特别是他最出名的几首,都是以文字本身的优美和富于感染力出名,诸如“以梦为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当然意象深刻的作品也有许多,只是不那么有名罢了。

  总体来说,把握一组一组意象,进而理解本意,个人觉得基本能完成对海子的诗歌的解读。

  啊最后,本人非文学类专业,上班狗一条,业余研究文学和诗歌。有高手如果觉得我说的不对,欢迎指出,多多指教我等业余爱好者吧。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当风吹过草原,马的骨头绿了,你的诗便漫天飞扬。

  你说你是黑夜中孤独的僧侣,请求在夜里死去,请求在早上让我遇见埋你的人。

  你知道,你终究会幸福,和一切圣洁的人相聚天堂。二十多年后,我真的听到你留在天梯上的夜歌幸福的声响。

  你说你从大海来到落日的最中央,飞遍了天空,找不到一块落脚的地方。你戴着漂泊的屋顶,灯火吹灭你,家乡赶走你,于是你来到酒馆和城市。这里的日头直射人们的脊背,只有夜晚月亮才能吸住的你面庞。

  你来到酒馆——俄罗斯的船舱底层,啜泣酒杯的边缘,为不幸而凶狠的人们,放声歌唱疯狂的诗篇。

  以梦为马就不要让梦破灭,喂马、劈材、周游世界,成了你最后的梦想。因为这儿没有你的土地,你身无分文,菩萨也不要你。当众人齐聚河畔高声歌唱生活,你却返回空无一人的山峦。

  你的十二只白色的鸟,已经把嘴里的种子播撒在了天堂。风起了,太阳的音乐,太阳的马,把你的渴望带到了贫瘠的山海关。

  天堂大雪纷纷,你一人踏雪无痕。独自走向了那段乍暖还寒的轨道。你在人类的尽头,抱住一位宝贵的诗人,失声痛哭,却永远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你把天空还给天空,死亡也是一种幸福。世界抛弃了你,你也抛弃了世界。只留下古老的亚洲铜,埋葬不幸的身躯。你说如果你死亡,你将解脱,你将鲜花怒放。

  你把黑夜都给了你,把黎明都给了我。来路已逝,去路已断,你为谁而死,为谁醉卧草原。

  四月前,你是一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十指鲜红,如墓地的蜡烛。你扯乱头发,只身打马过草原。

  二十多年后,一个野蛮而悲伤的孩子,为你写诗,为你哭泣。你犹如流星般划过天际,把炽热的生命燃烧后,我才看到今天的春暖花开。

  你和一切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终究很幸福。亚洲铜只不过埋葬了你生命的躯壳,而你的灵魂,你的精神,会像你死去的头颅太阳般滚过整个世界。

  《祖国 或以梦为马》这首诗的表达和意象非常清晰,语句词汇都很流畅易懂,只有下面的这句需要稍加解读:

  乍一看这句,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要讲什么。其实这句是海子有意把正常的语句打碎,再重新拼接组装,使语句陌生化,造成间离效果,让读者的阅读不那么顺畅,慢下来,有时间来思考和挖掘作者的意图,这也是诗歌常用的手法和文字游戏的一种。重组前的句子是这样的:

  这样读起来就顺畅多了。作者写的时候有意把“坚硬的柴,雪白的骨骼,寒冷的白雪”这样普通而熟悉的意象,重新推敲搭配成对读者来说更陌生的组合:“寒冷的骨骼,雪白的柴,坚硬的白雪”以达到疏离读者,获得超越日常体验的效果。

  众神之山是由可以燃烧的柴和前人的白骨堆成,高耸云霄,上覆白雪,高山仰止。但这千年的柴和白骨均已熄灭,没有了火焰,只剩下由它们堆成的七月也不化的雪山,透彻寒意。众神之山已静熄的柴,需要海子将火举起,并将自己投入火中,凤凰涅槃般的重新点燃,照亮一生,照亮众生。众神之山也在召唤海子们,献祭他新的生命和白骨,横放于雪山之巅,堆积起更高的山峰,供千年后的来者景仰。

  如果,假设……我们把他的诗带上一点政治意味的思考的话,比如∶“太阳、永恒的事业,万人要将火熄灭,烈士与小丑,牢底坐穿……”我们就会惊讶的发现这种解释比什么诗人对诗歌什么的艺术什么的追求更说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