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迟子建散文《光与影

2021-09-09 20:02:05诗集古诗网
  光肯定不单单是为了黑暗而存在的,因为光也生长在光明的时刻

  光肯定不单单是为了黑暗而存在的,因为光也生长在光明的时刻。 比如白昼时大地上飞舞的阳光,它就是光明中的光明。当然,大多的光 是因了黑暗的存在而存在的,生长这样光明的物品有:蜡烛、油灯、马 灯、电灯泡、灯笼、篝火等等。月亮和星星无疑也是生长在黑暗中的光 明,但它们可能是无意识地生长的,所以对待黑暗的态度也相对宽容 些。月亮有圆有缺,即使它满月时,也可能一头扎进乌云的大厚被子中 蒙头大睡,全不管有多少夜行人等待它的光明。星星呢,它们的光暗淡 的时候多于明亮时,所以人类想借助它们的光明,是不大容易的。 我记忆最深的光,是烛光。上小学的时候,山村还没有通电,就得 用烛光撕裂长夜了。那时供销社里卖的最多是蜡烛,蜡烛多是五支一 包,用黄纸裹着。当然也有十支一包的,那样的蜡烛就比较细了。蜡烛 白色的居多,但也有红色的,人们喜欢买上几包红蜡烛,留到节日去 点。所以供销社里一旦进了红蜡烛,买它的人就会挤破门槛。在那个年 代,蜡烛是完全可以作为礼品送人的。正月串亲戚的人的礼品袋中,除 了鸡、鸭、罐头和布匹外,很可能就会有几包蜡烛。懂得节省的人家, 一支蜡烛能使上四、五天,只要月亮的光能借上,他们就会敞开门窗, 让月光奔涌而入,刷碗扫地,洗衣铺炕。我最爱做的,就是剪烛花。蜡 烛燃烧半小时左右,棉芯就会跳出猩红的火花,如果不剪它,费蜡烛不 说,它还会淌下串串烛泪,脏了蜡烛。 我剪烛花,不像别人似的用剪刀,我用的是自己的手,将大拇指和 二拇指并到一起,屏住气息探进烛苗,尖锐的指甲盖比剪刀还要锋利, 一截棉芯被飞快地掐折了,蜡烛的光焰又变得斯文了。我这样做,从未 把手烧着,不是我肉皮厚,而是做这一切眼疾手快,火还没来得及舔舐 我。烧剩的蜡烛瘪着身子,但它们也不会被扔掉,女孩子们喜欢把它们 攒到一起,用一个铁皮盒盛了,坐到火炉上,溶化了它们,采来几枝干 树枝,用手指蘸着滚烫的烛油捏蜡花。蜡花如梅花,看上去晶莹璀璨, 有喜欢粉色的,就在蜡烛中添上一截红烛,溶化后捏出的蜡花就是粉红 色的了。在那个年代,谁家的柜子和窗棂里没有插着几枝蜡花呢!看来 光的结束也不总是黑暗,通过另一种渠道,它们又会获得明媚的新生。 光中最不令我喜欢的就是阳光了。往往我还没有睡足呢,它就把窗 户照得雪亮了。夏天的时候,它会晃得你睁不开眼睛,让人在强烈的光 明中反倒有失明的感觉。不过我不讨厌黄昏时刻的阳光,它们简直就是 从天堂播撒下来的一道道金线,让大地透出辉煌。比较而言,月光是最 不令人厌烦的了,也许有强大的黑暗做为映衬,它的光总是柔柔的,带 着股如烟似雾的飘渺气息,给人带来无边的遐想和温存的心境。好的月 光质感强烈,你觉得落到手上的仿佛不是光,而是绸带,顺手可以用来 束头发的。而且泻在山山水水的月光也不像阳光那样贫乏,月光使山变 得清幽,让水变得柔情,流水裹挟着月光向前,让人觉得河面像根巨大 的琴弦一样灿烂,清风轻轻抚过,它就会发出悠扬的乐声。 马灯和油灯,因为有了玻璃灯罩做为衬托,其性质有点像后来的电 灯了。很奇怪,我印象中使马灯的都是些老气横秋的更倌和马夫,他们 提着它,要么去给牲口喂夜草,要么去检查门闩是否闩上了。而掌着油 灯的人呢,又多数是年老的妇人,她们守着油灯纳鞋底或者是补衣裳, 油灯那如豆的火苗一耸一耸的,映着她们花白的头发和衰老平和的面 庞。所以我觉得马灯和油灯与棺材前的长明灯密切相关,因为使着这两 种灯的人,离点长明灯的日子是不远的了。 有了光,而又有了形形色色的天上和人间的事物,就有了影子。云 和青山有影子,它们的影子往往是投映在水面上了;树、房屋、牲畜、 篱笆、人、花朵与飞鸟,都会产生影子。有些影子是好看的,如月光下 被清风摇曳的树影,黄昏时水面漂泊的夕阳的影子以及烛光中小花猫蹑 手蹑脚偷食儿的影子。我印象最深的影子,是烛光反射到墙面的影子, 它们有桌子的影子,有花瓶的影子,有插在柜角的鸡毛掸子的影子,也 有人影。这些上了墙的影子随着光的变幻而变幻着,忽而胖了,忽而又 瘦了;忽而长了,忽而又短了,让人觉得影子毕竟是影子,一从实物中 脱离出来,它就走了样了。 老人们爱说,一个人有影子是好事情,要是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影 子消失了,说明你离做鬼的日子不远了。所以我从小特别恐惧看自己的 影子。它在,你可以气定神凝;一旦寻不着它,真的会急出一身冷汗, 以为身后已经跟着一群小鬼了。而一个人即使沐浴在光明中,也并不总 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而且,自己的影子有时也会吓着自己,比如走夜路 的时候,我在前面走,我的影子就跟在我后面走,让我觉得身后跟着一 个人,惴惴不安的。回过头一望,影子却不见了,可当你转过身接着行 走的时候,影子又跟在身后了,甩也甩不掉,就像一条忠诚于主人的狗 一样,一直跟着你。 在光与影的回忆中,有一把小提琴的影子会浮现出来。我家的墙壁 上挂着一把小提琴,只有父亲能让它歌唱。它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即 使在阴郁的天气中,你仍能感受到光明。文革中,那把小提琴被砸烂 了,因为那是属于小资阶级的东西。琴声能流淌出光明,这样的光明能 照亮人荒芜的心,可是这种光明是看不到影子的,如果用老人们的说法 去推理它,音乐与鬼魅就是男解难分的了。难怪最忧伤最动人的旋律在 给人带来心灵光明的时候,也会在一个特殊年代带来生活上的灾难,因 为音乐带着鬼啊。 生活的富足,使马灯、油灯渐次别我们而去了,烛台也只成了一种 时髦的展览了。当我们踏着繁华街市中越来越绚丽的霓虹灯的灯影归 家,为再也找不见旧时灯影的痕迹而发出一声叹息的时候,那些灯影斑 驳的往事,注定会在午夜梦回时幽幽地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