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艾青《生命》赏析_【艾青的诗】_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2021-09-09 21:38:57诗集古诗网
  生命,是文学家的永恒主题,当然,也是诗人们的永恒主题

  生命,是文学家的永恒主题,当然,也是诗人们的永恒主题。自古以来,中国的诗人们几乎无不对生命作过讴歌。生命在与社会、自然的撞击中,呈现出的千姿百态,无不在诗人们的创作中作出反映。凡是有头脑的诗人,无不对生命作出自己的思考

  艾青在年轻的时候,就对生命作过深入的思考,对于生命的种种神态,有着自己的独立见解。生命之活力,生命之光,在他的许多诗中都闪烁着光彩。就是在他的《诗论》里,也时时流露出对于生命的思考。他说:“我们永远不能停止对于自然的歌唱,因为我们永远不会停止从自然取得财富的缘故。这有如我们永远一爱一着哺育我们的母亲一样。”人歌唱自然,归根结底,无一不是从生命的角度来出发的

  《生命》,就是艾青直接抒发自己对生命思考的一首诗,写于1937年4月。从写作时间看,《生命》这首诗是和《春》写在同一个月份里。这两首诗有什么内在联系,我们不得而知,但从两首诗的境界上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春》,写了五烈士的生命为养育春天而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的生命伟大,他们的生命化作桃花在春天里开放着那么,“我”的生命呢?诗人很自然地想到了自己。诗人在诗中说:“也将要用自己的悲惨的灰白/去衬映出新生的跃动的鲜红。” 《生命》中的这一信念,和《春》中所表达的信念,有着共同的崇高一性一*

  明快,是诗人对诗的一种理解,也说是对诗的一种要求。艾青说:“明快,不含糊其词,不写为了费解的思想。决不让读者误解和坠入五里雾中。”诗人认为,明快,是诗美的一个要素。

  不错,诗是讲究含蓄的。但含蓄并不等于费解,让人摸不着头脑。艾青坚决反对晦涩,他说:“晦涩是由于感觉的半睡眠状态产生的;晦涩常常因为对事物的观察的忸怩与退缩的缘故而产生。”他热烈呼吁“用可感触的意象去消泯朦胧晦涩的隐喻!”

  明快,也不同于直白,这完全是两回事。明快,是诗美的要求,而直白,是诗美的大忌。明快,犹如晴朗的天空,清晰而深邃;直白,犹如失去生命的败叶,枯黄而轻飘

  《生命》这首诗,就写得清晰而深邃,明快而含蓄。在明快之中能使人感到深邃而博大的思想,这才是高手的杰作,而这一点是很不容易做到的。

  《生命》这首诗,以“我”来现身说法。一开始,便推出鲜明的形象,让人从这鲜明的形象中去体验生命的活力和意义。这鲜明的形象,就像电一影中的大特写镜头,清晰地毫不含糊地让人看清楚。

  “有时/我伸出一只赤一裸一的臂/平放在壁上/让一片白垩的颜色*/衬出那赭黄的健康//青色*的河流鼓动在土地里/蓝色*的静脉鼓动在我的臂膀里//五个手指/是五支新鲜的红色*/里面旋流着/土地耕植者的血液”。

  赤一裸一的臂,蓝色*的血管,五个手指诗人刻划得多么鲜明生动!这里并无炫耀的华词,并无对于生命的慷慨激昂的赞美,更没有晦涩难懂的隐喻。而是实实在在的描绘。而正是在这样平易的描绘中,渗透着诗人对于生命的理解。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诗人写生命,诗中只一精一心地刻划了一只手臂。没有写人的脸,更没有写其他部分。这种以点带面的创作方法,在这首诗中,起到了突出的作用。

  “我知道/这是生命/让一爱一情的苦痛与生活的忧郁/让它去担载罢,/让它喘一息在/世纪的辛酷的犁轭下,/让它去欢腾,去烦恼,去笑,去哭罢,/它将鼓舞自己/直到颓然地倒下!”

  这里,诗人也并未全面地去阐述生命的真谛,而主要是写了两个方面,一个是生命的重载,一个是生命的奋进。这样对生命的理解是很一精一到的。

  “这是应该的/依照我的愿望/在期待着的日子/也将要用自己的悲惨的灰白/去衬映出/新生的跃动的鲜红。”

  《生命》这首诗不长,却有实有虚,极其深刻地描绘出了生命的价值、生命的伟大。具有着撼动人心的力量。

  诗的生命也和人的生命一样,应该有“蓝色*的静脉”,应该有“重载”,应该“去衬映出新生的跃动的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