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雪莱的著名诗歌

2021-09-12 12:46:18诗集古诗网
  雪莱是英国著名作家、浪漫主义诗人,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出色的英语诗人之一

  雪莱是英国著名作家、浪漫主义诗人,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出色的英语诗人之一。以下是小编收集的他的著名诗歌,欢迎查看! 【篇一:《世间的流浪者》】 告诉我,星星,你的光明之翼 在你的火焰的飞行中高举, 要在黑夜的哪个岩洞里 你才折起翅膀? 告诉我,月亮,你苍白而疲弱, 在天庭的路途上流离飘泊, 你要在日或夜的哪个处所 才能得到安详? 疲倦的风呵,你飘流无定, 象是被世界驱逐的客人, 你可还有秘密的巢穴容身 在树或波涛上? 【篇二:《爱底哲学》】 泉水总是向河水汇流, 河水又汇入海中, 天宇的轻风永远融有 一种甜蜜的感情; 世上哪有什么孤零零? 万物由于自然律 都必融汇于一种精神。 何以你我却独异? 你看高山在吻着碧空, 波浪也相互拥抱; 谁曾见花儿彼此不容: 姊妹把弟兄轻蔑? 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 月光在吻着海波: 但这些接吻又有何益, 要是你不肯吻我? 【篇三:《致华兹华斯》】 讴歌自然的诗人,你曾经挥着泪, 看到事物过去了,就永不复返: 童年、青春、友情和初恋的光辉, 都像美梦般消逝,使你怆然。 这些我也领略。但有一种损失, 你虽然明白,却只有我感到惋惜: 你像一颗孤星,它的光芒照耀过 一只小船,在冬夜的浪涛里; 你也曾像一座石彻的避难所, 在盲目纷争的人海之中屹立; 在光荣的困苦中,你曾经吟唱, 把你的歌献给真理与只有之神—— 现在你抛弃了这些,我为你哀伤, 前后相比,竟自判若二人。 【篇四:《你匆匆进了坟墓》】 你匆匆进了坟墓!要把什么寻找? 以你不息的意志,活跃的思想, 和为尘世役使的无目的的头脑? 呵,你那热情的心,对苍白的希望 所假扮的一切美景,如此急跳! 还有你那好奇的精神,枉然猜想 生命是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你要知道人所不知道的信息—— 唉,你究竟何所向往,如此匆匆 走过了生之葱绿可爱的途程, 避开欢乐,也避开悲伤,只一意 在幽暗的死之洞穴里寻求安身? 心呵,头脑和思想!是什么东西 你们期望在那地下的墓穴承继? 【篇五:《别揭开这画帷》】 别揭开这画帷:呵,人们就管这 叫作生活,虽然它画的没有真象; 它只是以随便涂抹的彩色 仿制我们意愿的事物——而希望 和恐惧,双生的宿命,在后面藏躲, 给幽深的穴中不断编织着幻相。 曾有一个人,我知道,把它揭开过—— 他想找到什么寄托他的爱情, 但却找不到。而世间也没有任何 真实的物象,能略略使他心动。 于是他飘泊在冷漠的人群中, 成为暗影中的光,是一点明斑 落上阴郁的景色,也是个精灵 追求真理,却象“传道者”一样兴叹。 【篇六:《无常》】 我们象遮蔽午夜之月的云彩; 它一刻不停地奔跑,闪耀,颤栗, 向黑暗放出灿烂的光辉! ——但很快夜幕合拢了, 它就永远隐去; 又象被忘却的琴,不调和的弦 每次拨弄都发出不同的音响, 在那纤弱的乐器上,每次重弹, 情调和音节都不会和前次一样。 我们睡下:一场梦能毒戕安息; 我们起来:游思又会玷污白天; 我们感觉,思索,想象,笑或哭泣, 无论抱住悲伤,或者摔脱忧烦: 终归是一样! ——因为呵,在这世间, 无论是喜悦或悲伤都会溜走: 我们的明日从不再象昨天, 唉,除了“无常”, 一切都不肯停留。 雪莱介绍 1810年,他开始进入文学领域,和一个朋友合写了长诗《流浪的犹太人》,自己写了两个传奇故事。就在这一年,他进了牛津大学学习。一年后,因刊印出版小册子《无神论的必然性》触犯教会,被学校开除,并被父亲赶出家门。 1815年,他的父亲去世。他得了家庭的经济津贴以后,便逐渐进入了创作的盛年。 年轻的他酷爱大自然,通常喜欢在露天旷野度过青春时光。他常常扬帆海上,躺在小艇里,听任烈日的灼烤,像小孩子喜欢顺水漂流的纸船一样。他喜欢在海上写诗,他的著名诗篇或写在海滨浴场、或海滨别墅的屋顶、或漂亮的小艇,或海边的石洞里。 1816年,他结识了拜伦,来往亲密,友谊日深。1818年他被英国法院以无神论者为借口,剥夺了他对子女的监护权,被迫离开祖国去意大利,在那里,他和拜论一同住在地中海海滨。 他一生写了很多诗,他给诗的定义是:“生命的形象表达在永恒的真理中的是诗。”他充分肯定了诗的战斗力量和社会作用。他说:“诗人的力量,不为他人做左右,而能左右他人。”通过创作实践,他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文学主张。 1819年,他写了著名的《西风颂》,他旅居意大利时期,写了不少充满优美而蓬勃的幻想、又富有浪漫色彩的诗,《西风颂》可以说是这类诗歌登峰造极之作,是世界诗歌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在这首诗里,诗人一方面以西风为中心,准确而有力地描写了一系列自然 播种子、驱乱云、放雷电,把地中海从夏天的沉睡中吹醒,让大西洋涂上庄严的秋色。写出了大自然如何在西风的影响下发生变化,另一方面,诗人以此象征了当时的整个现实,寄托诗人对未来的希望。那“枯死的落叶”不正是反动势力?他们虽然看来人多势大,但“有翼的种子”——不胫而走的革命思想——却暗藏在地下,只等春雷一响,就会将它的色与香充满人间。旧的必将让位与新的。诗人请求西风把他振奋起来,使他发出革命的歌唱。 “请把我枯萎的思绪播送宇宙,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他的革命乐观主义使他在诗篇的结尾发出了响彻欧洲的预言,我们听到了诗人发自整个灵魂的呼唤: “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哟,春天怎么会遥远?” 诗人希望诗歌像西风一样,促成新世界的诞生,“愿你从我的唇间吹出醒世的警号,像预言的喇叭把沉睡的大地唤醒。” 他另一类抒情诗具有辉煌的想象和优美的情致。如《云》、《致云雀》、《致月亮》等,善于在描写自然景象中寄托自已的思想感情。 在他的抒情诗里,主人公往往充满信心,这与大自然是协调的。他深信自然和社会都处于永恒的变动之中,一时的痛苦和黑暗终将变成幸福与愉快。 他的诗歌表达了当时欧洲最先进的思想.在《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的序言中,他阐述了他希望通过创作来改变世界。 在英国的诗歌史上,他的抒情诗是出类拔萃的。想象的丰富,音韵的和谐,比喻的美妙,哲理的深刻都是罕见的。他的抒情诗和拜伦的叙事诗同样是英国诗歌中的高峰,是值得我们仔细吟咏的。 1822年7月8日,他从利弗尔诺乘船返回勒瑞奇,途中突然遭遇风暴,船被吹翻,夺去了诗人仅30岁的年轻生命,经过了好几个漫长的日夜,才在沙滩上发现了他的尸体。当地的法律规定,任何海上飘来物都必须付之一炬,于是他的遗体就由拜伦和特列劳尼安排火化。那一天,晴空万里,火焰升得很高,发出耀眼的金光,终于火化了一代诗杰他的遗体,令人惊奇的是,那颗心脏却完整无损,被特列劳尼从白炙的火堆中抢出。 他的骨灰被送往罗马,安葬在塞斯乌斯的金字塔旁的新教徒公墓,墓地上立了一块标志诗人埋葬处的石碑,碑上刻着诗人的姓名:珀西·毕希·他,他的姓名底下还刻有这样两个拉丁词:众心之心。 这简洁的铭文是他的妻子玛丽对他的品格所作的鉴定,也是对他一生最真实、最深刻的赞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