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休息时 他是诗人(组图)

2021-07-17 18:43:07诗集古诗网
  轶事:从小热爱文学,初中文化,五年写诗二千多首,近一半在市级以上刊物发表,获奖无数,是两本诗歌刊物的执行主编  苏州去年出了一个保安诗人,轰动全国,珠海的一名厨师也不甘寂寞,五年写诗二千多首,近一半在市级以上刊物发表;曾荣获大大小小40多个奖项;是两本诗歌刊物的执行主编这些令人们惊叹的成绩都属于珠海金湾三灶镇一家工厂的食堂厨师、41岁的孙忠凯

  轶事:从小热爱文学,初中文化,五年写诗二千多首,近一半在市级以上刊物发表,获奖无数,是两本诗歌刊物的执行主编

  苏州去年出了一个保安诗人,轰动全国,珠海的一名厨师也不甘寂寞,五年写诗二千多首,近一半在市级以上刊物发表;曾荣获大大小小40多个奖项;是两本诗歌刊物的执行主编这些令人们惊叹的成绩都属于珠海金湾三灶镇一家工厂的食堂厨师、41岁的孙忠凯。长期以来,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男人一直不为人知,直到他最近获得《茶话天下》诗词书画大赛诗词组一等奖的消息被当地文联负责人偶然提起,才无意中泄露了他写诗的“秘密”。

  当孙忠凯气喘嘘嘘地跑了五百米,从工作的厨房赶到约定的采访地点时,他那身红色衬衣几近湿透。

  孙忠凯1971年出生在吉林长春一个普通的菜农家庭。他说,自己从小就热爱文学,并展露出天赋,曾是班级的文学课代表。但初三那年,他的母亲去世,家里劳动力不够,他只好辍学回家当“菜农”。“班主任觉得很可惜,两次劝我回学校,但家庭条件已不允许我再回学校了”。

  过了几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孙忠凯便加入南下打工“大部队”,特区珠海成为他的第一站,并很快在三灶一家工厂找到了饭碗。那年,孙忠凯23岁。

  孙忠凯回忆,自己在珠海的工厂干了9年,工厂倒闭后当起了厨师,后来开了家饭店,赚了点钱便把店子盘出去回吉林老家,最终还是觉得珠海好,又回到珠海。此后一直在配餐房工作,给工厂做饭,“这段经历很丰富,也给我后来创作提供了很多灵感和对生活的感悟”。

  孙忠凯称,早年打工时,一下班,他跟工友们的消遣就是喝酒、唱歌,时间一长,他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少年时的“文学梦”这时又从心底滋生。

  最初,小品、相声、诗词各种文体孙忠凯都会涉猎,直到2007年,当地文化部门在三灶镇伟民广场举行了一个文化交流活动,珠海一些重量级文学爱好者受邀出席,他闻讯后便将自己创作的一些作品带到现场请老师点评。“一位老师很欣赏我的诗,说有灵性,让我往这方面发展,还推荐我加入了珠海市诗词楹联学会”。从此,孙忠凯踏上了诗词创作之路。

  时任珠海市诗词楹联学会金湾分会副会长的董锦标说,孙忠凯刚进入协会时,一些会员颇有微词,认为诗词和楹联都是一门高雅的艺术,会员不是退休干部,就是大学教师、中学校长,一个外来工怎么也能参加。董锦标力排众议:“诗词不分职业,孙忠凯写的诗很有灵性,应该给这个有潜力的外来工机会。”

  由于孙忠凯从未接受过系统学习,创作诗歌时格律很不规整,漏洞百出,使其饱受挫折,但也激起了他的好胜心:“白领、知识分子可以写好古诗词,为什么农民工就不行?”

  孙忠凯足足有四个月的时间一直没睡好觉,因为心里憋着一股气,一忙完工作就学习诗的格律、词牌,四个月后,他已经把诗词的格律记得滚瓜烂熟了,并常通过电子邮件以及信件请珠海市楹联学会的前辈们指点。

  孙忠凯说,自己学会格律后,每天利用下班时间坚持创作,写至少一首诗,多的一天创作8首,然后通过电子邮件和信件邮寄到全国各大诗词刊物寻求发表。

  由于每天的邮寄量太大,加上刊物的回信,公司同事抱怨公司邮箱几乎成了他自己的私人邮箱。孙忠凯说,为了减少不便,他干脆在邮局个人申请了一个邮箱,“邮递员说我这个个人邮箱相当于一个200人小厂的收寄量了,收这么点钱亏了”。

  对于孙忠凯痴迷写诗,工友和亲友们总会善意地提醒:没多少人看诗词,你写得再好也白搭。“唯独姐夫旗帜鲜明地支持我,说不管写诗能不能成功,至少能提高一个人的人生品位,而且家族里还没有一个写诗的”。

  创作的前两年,孙忠凯百投不中,不服输的他在不断研究原因,然后修改。孙忠凯说,自己后来又自费进修于北京鲁迅文学院作家班,武汉教育学院文学与创作专业(函授),坚持到2009年1月,终于有一篇诗被《广东诗词报》采用,此后情况逐渐改善,他被采用的诗越来越多,“到现在已经是十投九中”。

  在诗歌圈内,孙忠凯的名气越来越大。今年8月成立的金湾区诗书画院已将其选为秘书长,并聘用他为《海韵》和《金土地》两本正在筹建的刊物的执行主编。不少企业和私人也慕名而来,掏钱请他润笔写诗或对联。孙忠凯说,他被采用发表的诗已经有一千多篇。这些诗足足装满了几个箱子。由于篇幅太多,真实的数字尚难以统计,但按照董锦标的说法,“这些年,我公开发表的诗也就三百多首,而孙忠凯这几年发表了至少五百多篇”。即便以后者“五百多篇”为准,数量也已经十分可观。

  由于诗词的受众主要局限在诗词爱好者当中,屡屡获奖的孙忠凯此前并不为公众所知。直到近期,他参加《茶话天下》诗词书画大赛,获诗词组唯一的一个一等奖,金湾区文联偶然得知后在一次座谈会上提及此事,厨师、外来工和诗人的强烈反差让在场众人无不瞠目,这个外来工写诗的事情才得以进入媒体的视野。

  浓眉大眼、身材结实,皮肤黝黑,声音爽朗孙忠凯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憨厚”。乍一眼看上去,你很难将他与一个诗人联系在一起。孙忠凯自嘲到:“我不笑的时候,很多人说我有点凶,像个混混”。

  他还讲述了一桩关于自己的趣闻:2007年,他刚被珠海市诗词楹联学会吸纳为会员时,一次到市区开会,为了显得“有气质一点”,戴了副墨镜,有些人看到他却远远避开,令他莫名其妙,一个“老前辈”善意地提醒他摘掉墨镜,“他说我戴墨镜就像是来会场收保护费的”。

  近年来,孙忠凯共获得大大小小四十个比赛的奖项,在此前由中国文化部和中国文联共同举办的“百诗百联”比赛中,他也成为珠海唯一的入选者。“我这两年写诗比赛就拿了2万多块钱的奖金”,孙忠凯说。

  因为成绩突出,孙忠凯也先后被诗词研究会,中华诗词学会,中华对联文化研究院、广东中华诗词学会,北京诗词学会吸纳为会员或研究员。我国诗词专业论坛中华诗词论坛和中华风雅颂九龙诗苑也请他当版主。最近,孙忠凯再获荣誉参加《茶话天下》诗词书画大赛,获诗词组唯一的一个一等奖。

  珠海诗词楹联学会的多位年过七旬的老会员提及孙忠凯不吝赞美之言,称他如今写诗的水平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高度“在珠海是顶尖的”。

  如今,还有家长慕名而来请孙忠凯给孩子培养国学。但孙忠凯婉拒了,他说,自己现在还需要沉淀,而且又要当厨师,又要搞创作,根本没有精力培养小孩,“等过几年,时机成熟,我想辞去厨师的工作,专门开一个少儿国学培训班,除了教诗词,还能教孩子们孔子、老子和作文”,孙忠凯说,自己为了实习梦想,还要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