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诗人》pdf在线高清完整版

2021-09-13 22:07:56诗集古诗网
  16项国际推理大奖得主迈克尔·康奈利代表作,一部诗意与惊悚交缠的经典推理小说,斯蒂芬·金隆重推荐

  16项国际推理大奖得主迈克尔·康奈利代表作,一部诗意与惊悚交缠的经典推理小说,斯蒂芬·金隆重推荐。死亡是我的领域,我借它谋生。

  ★《诗人》是一部诗意与惊悚交缠的经典推理小说,16项国际推理大奖得主迈克尔·康奈利代表作 。

  ★充满诗意的诡计带来烧脑的阅读体验:诡谲的诗句里藏着解谜线索,逻辑缜密的反转不断发生,持续到合上全书的那一刻。

  ★这是一部上升到纯文学的推理小说,开篇即经典,超越类型小说束缚:死亡是我的领域,我借它谋生。我一直小心翼翼,与它保持一臂之距。

  ★斯蒂芬·金隆重推荐:我从不轻易使用“经典”这个词,但我相信《诗人》会成为经典。《诗人》是一部真正的小说,为读者带来典雅朴质又回味无穷的阅读乐趣。

  ★《洛杉矶时报》评价:迈克尔·康奈利终将与爱伦·坡一起,被摆在“文学”的书架上。

  ★获安东尼奖(世界推理迷大会年度最佳小说),黛莉丝奖(美国独立推理书商协会年度畅销书),尼禄奖。

  我的双胞胎哥哥肖恩在车里中枪身亡,现场留有一行谜一样的诗句:“游离于空间之外,超脱时间之际。”肖恩是重案组警探,出事前在查一桩凶案,但迟迟没有进展。警方说他承受不住压力,最终自杀。

  我震惊难过,却只能面对现实。身为记者,我决定写一篇报道作为祭奠。为了解导致警察自杀的原因,我浏览相关报道,突然发现半年前另一桩警察自杀案的现场同样留有诗句:“从惨白的宫门咆哮而过。”

  我的心猛地抽紧了,内脏像被一只冰冷的手死死攥住。我再也看不进任何东西,眼前只有出自同一作者的这两行诗句。

  获16项国际推理大奖,包括埃德加·爱伦·坡奖、钻石匕首奖(英国推理作家协会终身成就奖)等。曾任美国推理作家协会主席。

  作品销量超7400万册,被译成39种语言在43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多次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榜首 。

  在成为职业作家之前,康奈利是一名犯罪新闻记者,曾获普利策奖提名。得益于谋杀、暴力案件的长期报道经验,他在小说中长于描写真实、详尽的案件细节与警察办案程序。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奥斯卡最佳男演员马修·麦康纳、好莱坞导演伊斯特伍德、滚石乐队主唱贾格尔,都是他的忠实拥趸。

  ★迈克尔·康奈利终将与爱伦·坡一起,被摆在“文学”的书架上。——《洛杉矶时报》

  ★康奈利不只是谈论“诗人”,他像诗人一样写作,用一种简洁的哀歌般的语调,完美地讲述了一个萦绕在他心头的、不得不说的故事。——《人物》

  查阅完案卷的那天晚上,我没有睡好,一直在想着那些照片,开始 想着特丽萨的,然后是我哥哥的。他们俩被永远定格成那些可怕的姿 势,又被封存在信封中。我真想回到警察局,偷出那些照片,然后烧掉 它们。我不想让其他人再看到它们。 到了早上,我煮好咖啡后,打开电脑,拨号进入《落基山新闻》的 网络系统,看看有没有留言。在等待建立连接、验证密码的间隙,我吃 了好几把盒子里的脆谷乐麦片。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一直都放在厨 房的桌上,因为我经常一边吃东西,一边使用它们。这总比我一边孤零 零地坐在餐桌边,一边回想自己已经一个人用餐多少年了要强得多。 我的家很小。在这套一居室的公寓里,九年来家具一点都没变过。 这套房子其实还算不错,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肖恩,我都记不 得上一位来这里造访的客人是谁。跟女人过夜的时候,我也从不领她们 来这儿,反正像这样的机会也没多少次。 我想起当初刚搬进来的时候,原本只打算住几年,然后大概就可以 买上一栋房子,结婚或者养条狗,或者有别的什么安排。但是这一切都 没有发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猜,大概是工作的缘故吧,至 少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我把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工作。公寓里的每一 个房间都放着一堆堆的报纸,上面刊登着我的文章。我喜欢重读自己的 文章,然后储藏起来。如果我死在家里,有人进来发现我的尸体,会把 我误认为那些收集癖中的一员——我曾经写过他们的相关报道,那些家 伙抱着直堆到天花板的报纸和塞满床垫的现钞幽幽咽气。帮我收尸的那 些人可不会有耐心捡起一份报纸,读一读我的文章。 电脑上只有几条留言。最近的一条是格雷格·格伦发来的,询问我 的文章进展如何。发送时间是昨天下午六点半。这个时间真让我火大。 这家伙星期一早上才委派任务,星期一晚上他就过问进展。当编辑问 你“进展如何”,其实就是在说“稿子在哪儿”。

  去他的,我想。我发了封简短的回复,说我周一一整天都在跟警察 打交道,以及我已经相信我哥哥死于自杀。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就可以 开始着手调查警察自杀的原因和概率。 屏幕上,再往前的一条信息来自资料室的劳丽·普莱恩,发信时间 是星期一下午四点半。信里仅仅提到:“律商联讯数据库里发现了有意 思的情况,已放到接待台。” 我回了条消息,感谢她高效率的搜索,并告诉她我因意外在博尔德 城耽搁了,会尽快赶回去取她的搜索结果。我猜她对我有意,但我从来 没有给过她工作之外的任何回应。办公室恋情什么的,必须得非常谨 慎,而且把握十足才行。你要是做出了符合对方预期的进一步行动,会 非常开心;但要是你的举动不是对方想要的,你收到的大概就是一起个 人投诉了。所以我的看法是,这种事最好打一开始就彻底回避。 接下来我浏览了美联社和合众国际社的电讯,看有没有刊载什么有 意思的消息。有一篇报道说一位医生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市的一家妇科 诊所外遭到枪击,一位反堕胎人士被警方拘留,医生目前并没有死亡。 我复制了一份这篇报道的电子档,转存到个人储存站里,不过我认为并 不需要就这一事件写点什么,除非那医生死去。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我先透过猫眼往外瞧了瞧,才打开了门。是 简,她住在楼下一层的回廊对面。她住这儿已经一年了,我们的相识始 于她刚搬进来收拾房子,请我帮她搬运几件家具。当我告诉她我是个记 者时,她压根不知道这行当是做什么的,还很钦佩我。我们一起看过两 次电影,吃过一次饭,在吉斯通滑过整整一天雪,但这几次约会分散在 她搬进这栋楼的一年时间里,而且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结果。我觉得是因 为我在犹豫,而不是她的原因。她有着酷爱户外运动的那类女孩特有的 吸引力,或许我犹豫就是出于这个原因。我自己就是户外运动型的——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我想找个其他类型的。 “你好,杰克。我昨晚在车库看到你的车了,我猜你回来了。这趟 旅行怎么样?” “挺好的,能出门放个风真是棒极了。” “你去滑雪了吗?”

  “滑了,我去了特柳赖德。” “听起来很不错啊。之前我本来想跟你打声招呼的,但是当时你已 经走了。我想告诉你,要是你再出远门,我可以照料你种的那些花花草 草,帮你收收邮件,或者其他什么的,只要跟我说一声就行。” “噢,谢谢了。不过我没种什么花。干这份工作经常得在外头过 夜,所以我什么都没种。”我扭头看看屋里,扫视一圈公寓,好像想确 认自己到底种没种花似的。我猜我应当邀请她进来喝杯咖啡什么的,但 是我没有。“你现在打算去上班吗?”相反,我这样问道。 “是啊。” “我也是,我也得走了。不过,等下回我回来,我们可以做点什 么,比如看场电影之类。”我们都喜欢罗伯特·德尼罗的片子,这是我们 的共同爱好之一。 “好的,到时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 待我关上门,又后悔自己没请她进来。回到厨房,我关了电脑,目 光落到打印机旁那沓一英寸厚的纸上。那是一篇我没有写完的小说,一 年多以前开始动笔,但始终没什么进展。我构思了一个作家,他因摩托 车事故而四肢瘫痪,然后用庭外和解的赔偿款从当地的大学雇了一位年 轻漂亮的姑娘,帮忙把他口述的文段词句打出来。但他很快发现,这个 姑娘在打字前会先把他口述的词句做一番修改润色,有时甚至还会重新 撰写。于是他渐渐明白,这个姑娘是一个更优秀的作家。没过多久,事 情演变成他缄默地躺在房间里,而她一个人打字撰文。他只能眼睁睁地 看着她写。他想杀了她,用双手扼死她,但他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他 宛如身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