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诗人徐弘祖的生前经历以及明史记载

2020-08-13 13:52:29诗集古诗网
  诗人徐弘祖的生前经历以及明史记载  张鹤鸣(明朝兵部尚书)  张鹤鸣(1551~1635),字元平,号凤皋,南直隶颍州焦陂镇张寨村(今安徽阜南县新村镇天棚集村)人,明朝万历十八年(

  诗人徐弘祖的生前经历以及明史记载

  张鹤鸣(明朝兵部尚书)

  张鹤鸣(1551~1635),字元平,号凤皋,南直隶颍州焦陂镇张寨村(今安徽阜南县新村镇天棚集村)人,明朝万历十八年(1590)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工部尚书、太子太保、太子太师。

  人物经历

  早期经历

  万历十四年(1586)贡士,因父亲病重归乡。万历二十年(1592)进士,授官历城知县,历任南京兵部主事,累官任陕西右参政,分巡临州、巩州。

  万历四十二年(1614),因功升任陕西右布政使,不久擢升贵州巡抚、右佥都御史,平定苗乱。升任兵部右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未赴任,转任左侍郎,佐理部事。此时兵事紧急,兵部增设二侍郎,而张鹤鸣与祁伯裕、王在晋均推故不赴任。

  天启元年(1621),辽阳城破,兵情更加紧急,右侍郎张经世督师出关,于是兵部中无侍郎。明熹宗下令兵部督办,张鹤鸣等人才上任。因平苗功,晋升兵部尚书,视侍郎事。尚书王象乾出督蓟、辽军务,张鹤鸣遂代其位。

  用人失察

  熊廷弼经略辽东,性格刚毅好斗,喜欢骂人,与张鹤鸣不合,互相产生矛盾。张鹤鸣又极度信任辽东巡抚王化贞,王化贞本是庸才,喜欢说大话,王化贞所建议的事情张鹤鸣全都同意,不受熊廷弼节制。这样熊、王两人矛盾日益加深,为边疆安全埋下隐患。

  天启二年(1622),廷议经、抚去留。给事中惠世扬、周朝瑞建议张鹤鸣代替熊廷弼,其他多言经、抚最好并任,张鹤鸣独毅然主撤熊廷弼,专任王化贞。正在这时,王化贞放弃广宁逃回京城(详见广宁之战),辽东之地尽失后金之手。张鹤鸣惧罪,自请经略辽东,加太子太保,赐蟒玉及尚方剑,不久以病告老还乡。

  天启六年(1626)春,魏忠贤起用张鹤鸣为南京工部尚书。不久以安邦彦未灭,张鹤鸣先有平苗功,改兵部尚书,总督贵州、四川、云南、湖广、广西军务,赐尚方剑。功未就,崇祯帝嗣位。给事中瞿式耜、胡永顺、万鹏以张鹤鸣由魏忠贤起用,连续参劾他。张鹤鸣求去,诏加太子太师,乘传归。[1]

  不屈被杀

  崇祯八年(1635),李自成进攻颍州,张鹤鸣与二弟张鹤腾、三弟张鹤龄等募兵勇守城,城破被执,不屈被害。

  家族成员

  弟:张鹤腾,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进士,官至户部主事。

  明史记载

  张鹤鸣,字元平,颍州人。中万历十四年会试,父病,驰归。越六年,始成进士。除历城知县,移南京兵部主事。累官陕西右参政,分巡临、巩,以才略闻。

  再迁右佥都御史,巡抚贵州。自杨应龙平后,销兵太多,苗仲所在为寇。鹤鸣言:“仲贼乃粤西瑶种,流入黔中。自贵阳抵滇,人以三万计,砦以千四百七十计,分即为民,合即为盗。又有红苗,环铜仁、石阡、思州、思南四郡,数几十万,而镇远、清平间,大江、小江、九股诸种,皆应龙遗孽,众万余。臣部卒止万三千,何以御贼?”因列上增兵增饷九议。合诸土兵剿洪边十二马头,大破红苗,追剿猱坪。贼首老蜡鸡据峰巅仰天窝,窝有九井,地平衍,容数千人,下通三道,各列三关,老蜡鸡僭王号。鹤鸣夺其关,老蜡鸡授首,抚降余众而还。寻发兵击平定广、威平、安笼诸贼,威名甚著。迁兵部右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未上,转左侍郎,佐理部事。时兵事亟,兵部增设二侍郎,而鹤鸣与祁伯裕、王在晋并卧家园不赴。

  至天启元年,辽阳破,兵事益亟。右侍郎张经世督援师出关,部中遂无侍郎。言官请趣鹤鸣等,章数十上,帝乃克期令兵部马上督催,鹤鸣等始履任。至则论平苗功,进本部尚书,视侍郎事。尚书王象乾出督蓟、辽军务,鹤鸣遂代其位。给事中韦蕃请留象乾,出鹤鸣督师。忤旨,谪外。时熊廷弼经略辽东,性刚负气,好谩骂,凌轹朝士。鹤鸣与相失,事多龃龉,独喜巡抚王化贞。化贞本庸才,好大言,鹤鸣主之,所奏请无不从,令无受廷弼节度。中外皆知经、抚不和,必误封疆,而鹤鸣信化贞愈笃,卒致疆事大坏。

  二年正月,廷议经、抚去留。给事中惠世扬、周朝瑞议以鹤鸣代廷弼,其他多言经、抚宜并任,鹤鸣独毅然主撤廷弼,专任化贞。议甫上,化贞已弃广宁遁。鹤鸣内惭,且惧罪,乃自请行边,诏加太子太保,赐蟒玉及尚方剑。鹤鸣惮行,逗遛十七日,始抵山海关。至则无所筹画,日下令捕间谍,厚啖蒙古炒花、宰赛诸部而已。

  初,广宁败书闻,廷臣集议兵事。鹤鸣盛气詈廷弼自解。给事中刘弘化首论之,坐夺俸。御史江秉谦、何荐可继劾,并贬官。廷臣益愤。御史谢文锦,给事中惠世扬、周朝瑞、萧良佐、侯震旸、熊德阳等交章极论,请用世宗戮丁汝夔、神宗逮石星故事,与化贞并按。鹤鸣抵言廷弼偾疆事,由故大学士刘一燝、尚书周嘉谟党庇不令出关所致,因诋言者为一燝鹰犬。且曰:“祖宗故事,大司马不以封疆蒙功罪。”于是朝瑞等复合疏劾之,御史周宗文亦列其八罪。帝不问。鹤鸣迁延数月,谢病归。

  六年春,魏忠贤势大炽,起鹤鸣南京工部尚书。寻以安邦彦未灭,鹤鸣先有平苗功,改兵部尚书,总督贵州、四川、云南、湖广、广西军务,赐尚方剑。功未就,庄烈帝嗣位。给事中瞿式耜、胡永顺、万鹏以鹤鸣由忠贤进,连章击之。鹤鸣求去,诏加太子太师,乘传归。崇祯八年,流贼陷颍州,执鹤鸣,例悬于树,骂贼死,年八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