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古诗

唐诗中的25个典故涨知识

2022-01-09 22:17:09诗集古诗网
  晋陶潜作《桃花源记》,谓有渔人从桃花源入一山洞,见秦时避乱者的后裔居其间,“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晋陶潜作《桃花源记》,谓有渔人从桃花源入一山洞,见秦时避乱者的后裔居其间,“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渔人出洞归,后再往寻找,遂迷不复得路。后遂用以指避世隐居的地方,亦指理想的境地。

  《文选·宋玉〈高唐赋〉序》:“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谓朝云?’ 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岨,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后因用“云雨”指男女欢会。唐·刘禹锡《巫山神女庙》诗:“星河好夜闻清佩,云雨归时带异香。”宋·晏几道《河满子》词:“眼底关山无奈,梦中云雨空休。”《红楼梦》第六回:“说到云雨私情,羞得袭人掩面伏身而笑。”

  秦穆公为其女弄玉所建之楼。亦名凤楼。相传秦穆公女弄玉,好乐。萧史善吹箫作凤鸣。秦穆公以弄玉妻之,为之作凤楼。二人吹箫,凤凰来集,后乘凤,飞升而去。事见汉·刘向 《列仙传》。南朝梁沉约 《修竹弹甘蕉文》:“ 巫岫敛云,秦楼开照。”唐·杜甫《郑驸马宅宴洞中》诗:“自是秦楼压郑谷,时闻杂佩声珊珊。”南唐·李煜《谢新恩》词:“秦楼不见吹箫女,空馀上苑风光。”《二刻拍案惊奇》卷九:“凤生以为可动,朗吟一诗道:‘几回空度可怜宵,谁道秦楼有玉箫?’”郑泽《横塘》诗:“江渚琵琶音已断,秦楼箫凤去无端。”

  行云无处所,萧史在楼中。唐·元 稹 会线.【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寡和】

  下里,乡里;巴,古国名,地在今川东、鄂西一带。《文选·宋玉〈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数十人。”李周翰注:“《下里》《巴人》,下曲名也。《阳春》《白雪》,高曲名也。”后以阳春白雪泛指高雅的曲子,而下里巴人泛指俗调。

  青蝇易相点,白雪难同调。唐·李 白 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一本此下有院内二字)诸学士

  古代传说中的神山名。亦常泛指仙境。《史记·封禅书》:“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傅在勃海中。”宋·陈师道《晁无咎张文潜见过》诗:“功名付公等,归路在蓬莱。”明·王錂《春芜记·说剑》:“他本蓬莱仙种,偶然寄迹人间。”

  商山在今陕西商县东。亦名商岭、商阪、地肺山、楚山。地形险阻,景幽胜。秦末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避秦乱,隐商山,年皆八十有馀,须眉皓白,时称商山四皓。作歌曰:“漠漠商洛,深谷威夷。晔晔紫芝,可以疗饥。皇农邈远,余将安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而畏人,不若贫贱而轻世。”晋·陶潜《桃花源诗》:“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唐·王湋《送王闰》诗:“江芜连梦泽,楚雪入商山。”

  《晋书·郤诜传》:“﹝武帝﹞问诜曰:‘卿自以为何如?’诜对曰:‘臣举贤良对策,为天下第一,犹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后以“丹桂”比喻秀拔的人才。以“桂林一枝”喻登科及第。《宋史·窦禹钧传》:“﹝窦仪﹞弟俨、侃、称、僖,皆相继登科。冯道与禹钧有旧,尝赠诗,有‘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之句。”

  《孟子·离娄上》:“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后遂以“沧浪”指此歌。南朝梁刘协《文心雕龙·明诗》:“孺子‘沧浪’,亦有全曲。”清·陈梦雷《寄答李厚庵百韵》:“君节诚不亏,鼓枻歌‘沧浪’。”

  陶潜一名渊明,东晋大诗人。字元亮,私谥靖节徵士。渊明为彭泽令时,因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弃官归隐。后遂借指欲作归隐之计的县令。

  典出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识鉴》:“ 张季鹰 ( 张翰 ),辟齐王东曹掾,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菰菜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唐·杜牧《许七侍御弃官东归潇洒江南颇闻自适高秋企望题诗寄赠十韵》:“冻醪元亮秫,寒鲙季鹰鱼。”前蜀·韦庄《桐庐县作》诗:“白羽鸟飞严子濑,绿蓑人钓季鹰鱼。”

  晋赵岐《三辅决录·逃名》:“蒋诩归乡里,荆棘塞门,舍中有三径,不出,唯求仲、羊仲从之游。”后因以“三径”指归隐者的家园。晋 陶潜 《归去来辞》:“三径就荒,松竹犹存。”唐·蒋防《题杜宾客新丰里幽居》诗:“退迹依三径,辞荣继二疏。”宋·苏轼《次韵周邠》:“南迁欲举力田科,三径初成乐事多。”

  春秋楚人卞和得璞玉,献之厉王,王以为诳,刖其左足;复献武王,又刖其右足;后献文王,王理璞,果得玉,名之曰和氏璧。事见《韩非子·和氏》。后用为怀才难遇知音的典实。唐·刘长卿《落第赠杨侍御赴范阳》诗:“泣连三献玉,疮惧再伤弓。”唐·贾岛《古意》诗:“眼中两行泪,曾吊三献玉。”宋·曾巩《送程殿丞还朝》诗:“自重肯悲三献玉,不欺常慎四知金。”

  晋·陶潜《搜神后记·丁令威》:“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垒垒。’遂高上冲天。”唐·白居易《池鹤》诗之二:“池中此鹤鹤中稀,恐是辽东老令威。”明·高启《空明道人诗》:“于今定非死,飞游去何许,海上几秋风,谁传令威语?”

  磻溪。在今陕西省宝鸡市东南,传说为周吕尚未遇文王时垂钓处。又《六韬·文师》载:文王将往渭水边打猎,行前占卜,卜辞曰:“田于渭阳,将大得焉,非龙非螭,非虎非罴,兆得公侯。天遣汝师以之佐昌。”后果见太公坐渭水边垂钓,与之语而大悦,遂同车而归,拜为师。古熊罴连称,后遂以“非熊兆”为姜太公代称,以“非熊兆”指隐士将被起用的预兆。唐 李白 《大猎赋》:“载非熊于渭滨。”宋·陆游 《雨中卧病有感》诗:“非熊老子不复见,谁吊遗魂清渭滨。”明·汤显祖《紫钗记·高宴飞书》:“非熊奇貌,卧龙风调,绿鬓朱颜荣耀。”

  《晋书·张华传》载,张华时见有紫气映射于斗牛二宿之间,邀雷焕共议,以为系宝剑之光上冲所致,当在豫章丰城,因命雷为丰城令访察其物。焕到县,掘狱屋基,入地四丈馀,果得龙泉、太阿二宝剑。后以“埋剑”喻被埋没或不得彰显。以“射斗牛”比喻人的志气超迈或才华英发。唐沉佺期《移禁司刑》诗:“埋剑谁当辨,偷金以自诬。”唐·杜甫《秦州见敕目除薛三璩毕四曜兼述索居》诗:“掘狱知埋剑,提刀见发硎。”分门集注引梅尧臣注:“喻薛毕二子几年埋没,今始奋发。”

  《后汉书·桓典传》:“是时宦官秉权,典执政无所回避。常乘骢马,京师畏惮,为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后以“避骢马”指回避侍御史。唐 孟浩然 《与黄侍御北津泛舟》诗:“本欲避骢马,何如同鹢舟。”明·徐渭 《祭张御史母》:“爰对大廷,宠命首仙凫之选;入班兰省,行人避骢马之鞭。”亦省作“ 避骢 ”、“ 避马 ”。唐·白居易《见萧侍御忆旧山草堂诗因以继和》:“晚起慵冠豸,闲行厌避骢。”唐·王维《为人祭某官文》:“时无冤人,路多避马。”元·萨都剌《送佥事王君实之淮东》诗:“淮上有官皆避马,竹西无处不题诗。”明·何景明《送李体仁按云南》诗:“九霄看凤下,万里避骢行。”

  乘兴,趁一时高兴;兴会所至。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任诞》:“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后因以“剡溪兴”指隐居逸游造访故友的兴致。称访友为“访戴”。宋·苏轼《题永叔会老堂》诗:“乘兴不辞千里远,放怀还喜一樽同。”陈毅《游柏林失不雷河》诗:“临流乘兴,不惧归迟。”

  《庄子·逍遥游》载: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后以“图南”比喻人的志向远大。以“抟鹏”喻有大志者。唐·杜甫 《泊岳阳城下》诗:“图南未可料,变化有鹍鹏。”明·高启 《望海》诗:“安得击水游,图南附鹏翼。”陈去病《恻恻》诗:“图南此去舒长翮,逐北何年奏凯歌。”

  《玉台新咏·日出东南隅行》:“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姝?”汉时太守乘坐的车用五匹马驾辕,因借指太守的车驾,或代指太守。唐·钱起《送张中丞赴桂州》诗:“云衢降五马,林木引双旌。”宋·梅尧臣《送胥太傅湖州倅》诗:“不羡乘五马,却逢罗敷羞。”

  殷末,孤竹君二子伯夷、叔齐,反对周武王伐纣,曾叩马而谏。周代殷而有天下后,他们“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蕨而食,及饥且死,作歌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兮,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兮。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兮?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见《史记·伯夷列传》。后以“采薇”指归隐。其歌称《采薇歌》,后人谱为琴曲,称《采薇操》,亦省称《采薇》。见《乐府诗集·瑟曲歌辞一·〈采薇操〉序》引《琴集》及《乐府解题》。晋葛洪《抱朴子·任命》:“愿先生委龙蛇之穴,升利见之涂……采薇何足多慕乎?”唐·王维《送别》诗:“遂令东山客,不得顾采薇。”宋·王禹称《贤人不家食赋》:“当年汉殿,犹闻索米之言;今日商山,不见采薇之老。”清和邦额 《夜谭随录·梁生》:“而今一发穷无告,不久西山唱《采薇》。”

  汉辞赋家司马相如,字长卿。相如未遇时家徒四壁,后为武帝所赏识,以辞赋名世。诗文中常用以为典,简称“相如”“马卿”“长卿”。晋·葛洪《抱朴子·论仙》:“吾徒匹夫,加之罄困,家有长卿壁立之贫,腹怀翳桑绝粮之馁。” 唐·高适《酬裴秀才》诗:“长卿无产业,季子惭妻嫂。”宋·苏轼《次韵孔文仲推官见赠》:“胡不学长卿,预作封禅词。”

  指西汉贾谊。文帝时贾谊被谪为长沙王太傅,故称。唐·宋之问《新年作》诗:“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唐·张九龄《咏史》:“轻既长沙傅,重亦边郡徙。”亦省作“长沙 ”。元·张养浩《沉醉东风》曲:“万言策长沙不还,《六韬》书云梦空叹。”

  禁苑中池沼。魏晋南北朝时设中书省于禁苑,掌管机要,接近皇帝,故称中书省为“凤凰池”。《晋书·荀勖传》:“ 勖久在中书,专管机事。及失之,甚罔罔怅怅。或有贺之者,勖曰:夺我凤凰池,诸君贺我邪!’”南朝梁·范云 《古意赠王中书》诗:“摄官青琐闼,遥望凤凰池。”

  又唐代宰相称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故多以“凤凰池”指宰相职位。唐·刘禹锡《湖南观察使故相国袁公挽歌》:“五驱龙虎节,一入凤凰池。”《冷庐杂识·进士归班》引宋危稹 《妇叹》诗:“记得萧郎登第时,谓言即入凤凰池。”

  典出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任诞》:“山季伦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莫倒载归,茗艼无所知。时时能骑马,倒著白接?。举鞭问葛彊:何如并州儿?’”后以“醉倒山公”“倒载”“接?倒”形容酒醉。(按:白接?,以白鹭羽为饰的帽子。)宋·辛弃疾《乌夜啼·山行约范廓之不至》词:“江头醉倒山公,月明中。记得昨宵归路、笑儿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