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古诗

初中语文九上第六单元写作指导及优秀习作!学习改写!

2022-01-10 06:16:18诗集古诗网
  改写,就是在忠于原作内容的基础上,通过改变文体、语体和叙述方式等,进行“再创作”,以服务于特定的需要

  改写,就是在忠于原作内容的基础上,通过改变文体、语体和叙述方式等,进行“再创作”,以服务于特定的需要。改写有助于培养文体意识,提高写作能力,还有助于更深入地把握原作。郭沫若曾经将《楚辞》中的《九歌·礼魂》改写成现代诗:

  改写有哪些常见的形式呢?一是可以改变文体,比如将诗歌改写成散文,将小说改写成剧本;二是可以改变语体,比如将文言文改写成现代白话文,把书面语改成口语;三是可以改变叙述方式,比如将第一人称改成第三人称,或将顺叙改为倒叙、插叙。总之,可以从各个角度进行改写。

  改写要以原作为基础,不能背离原作“戏说”,这就要求在下笔前深人体会原作,把握其内容和精神。当然,改写不是原封不动地照搬,要根据改写的目的,进行适当的再创作。比如,将情节复杂、人物众多的长篇小说改编为戏剧或影视文学剧本,往往就会简化情节,缩减场面,突出主要人物的活动;把古典文学名著改写成通俗的少儿读物,就要选择恰当内容,简化故事情节,用浅近易懂的语言来讲述。

  改写时,要注意行文的协调,不要各种文体、语体混杂。比如,文章主体部分是现代书面语,中间就不要随意夹杂文言或半文半白的句子,也不要随意夹杂口语。还要注意避免人称不统一和情节上的混乱。比如,改写后的文章是用第三人称写的,就要避免混人第一人称的叙述;如果改变了原作的记事顺序,就要精心安排叙事结构,还要有适当的过渡。

  改写和扩写、缩写,都是以原作为基础来写作的。改写时常常会用到扩写和缩写的一些方法,可以根据需要灵活选用。

  改写不仅是初学写作者进行写作练习的一种训练方式,也是作家进行创作的一种方式。古希腊诗人荷马写了两部史诗《奥德赛》《伊利亚特》,美国的两位作家查尔斯・兰姆和丘尔契分别将它们改写成了散文,效果很好。

  改写的基础是熟读原文,理解文章内容和思想内涵,把握作者的情感,在此基础上才能进行改写。改写不是对原文的另起炉灶,而只是将原文换一种表达方式表达出来,原文的主题思想不能改变,主要人物形象不能改变。因此,对原文内容和中心的理解就很重要,要在充分把握原文的基础上改写。

  改写有多种形式,常见的有三种:一是改变文体,如将诗歌改写成散文,将小说改写成剧本;二是改变语体,如将文言文改成现代白话文,把书面语改成口语;三是改变叙述方式,如把第一人称改为第三人称,或顺叙改为倒叙、插叙等。也应该看到的是,这几年,随着创新理念的深入人心,人文素养的深入,改写也不再仅仅局限于记叙文、散文等常规文体,也出现了诸如剧本、实验报告、日记体、书信体等创新形式。改写文章之前一定要弄清改写的要求,对于不同改写要求有不同的改写方法,不能味地都按照一种方法改写。

  对于改变人称的改写,就不能单纯地只把人称改变,也要注意视角的转换,要在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态、心理等细节描写方面都要注意与人称一致。

  对于改变文体的文章,改写不能大段大段的抄原文,要在理解原文的基础上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在对文言文进行改写时,不能以翻译代替改写,不能只添几个字,或把诗句翻译一下,而是要按照文章中心,用自己的语言,通过叙述和描写,重新组织文章。改写的时候,可以充分发挥联想和想象,围绕原文的中心有意识的增加必要的情节、细节和语句。对于人物的心理、神态、动作、语言等,都可以进行合理的想象和联想,增加文章的丰富性和生动性。但要注意不能改变原文的主题或思想倾向,也不能“喧宾夺主”,为了追求联想和想象而“画蛇添足”,与中心不符。

  改写是在原著的基础上再创作,而不是另起炉灶,因此,改写后既要与原著保持致,又要与自己改写的文章风格前后一致。无论是语言风格还是叙事角度,都要前后统一。

  尤其是改变语体的改写,不能一会儿是文言文,一会又是白话文。似是而非,弄得文章“四不像”,让人看了很混乱,随意性强。改变人称的文章不能第一、第二人称混用,要保持改写全文前后一致。改变叙事角度的文章故事情节不能随意顛倒顺序,甚至删减故事情节,或忽略次要人物。改写前后一定要通读、修改,保持改写前后文章风格一致。

  作者:佐撰记叙文大家都写过,就是讲述一个或多个事件,含糊点说,就是讲一个故事。学生时代写的记叙文一般要求是写自己经历过的事情,而小说是记叙文的延伸和升级,但都无外乎是讲故事。那么,当我们把一个故事写下来,无论是写成记叙文还是小说,这里面都会出现两个角:

  讲述者(Narrator):是指故事是由谁来讲述的,或者说,这个故事是从谁的视角看过去的。讲述者是小说中的一个虚拟形象,可能与小说中的某个人物相关,也可能与任何人物都不相关。

  初学写作的人往往会混淆这两个角,以为自己是写作者,也是讲述者,觉得我就是讲述者,讲述者就是我。其实不对。举几个大家都熟悉的鲁迅的小说的例子,就明白两者是不同的角。

  1. 小说《一件小事》,讲的是“我”坐人力车赶路,车夫不小心碰倒了路人老太太。写作者,鲁迅;讲述者,“我”。这个“我”是不是鲁迅自己?我们不是很清楚,也许这是鲁迅的真实经历,也许是别人的经历被鲁迅拿来创作了这篇小说,也许这篇小说完全是鲁迅的想象产物。

  2. 小说《祝福》,讲的是“我”回到老家鲁镇,听说、目睹、回忆了祥林嫂的故事。写作者,鲁迅;讲述者,”我“;故事的主角,祥林嫂。然而,所有关于主角祥林嫂的故事都是从”我“这个讲述人的视角看过去的。“我”是不是鲁迅本人?可能是,可能不是。

  3. 小说《幸福的家庭》,讲述的是一个想要挣几个稿费的男人创作一篇标题为《幸福的家庭》的投稿文章的过程。写作者,鲁迅;讲述者,并没有在小说中真实出现,但读者从行文中可以明显地感受到所有听到、看到、想到的,都是从那个男人,也就是小说中的”他“,出发,换句话说,读者看到的是“他”讲述的故事。这个”他“是鲁迅吗?显然不是。

  4. 小说《药》,讲述的是老栓为了治儿子的病买人血馒头的故事。写作者,废话,还是鲁迅;讲述者,也没有在小说中真实出现,不是老栓,也不是华大妈,或者任何小说中的人物,读者读小说时好像身在半空,俯视着小说里所有的人的言行举止。这个隐形的讲述者,有着上帝般的全知全能。终于,这回故事讲述者的确是鲁迅本人了。

  比如上面提到的《一件小事》和《祝福》都是第一人称视角小说,但可以看得出,第一人称视角也有区别,”我“可以是文中的主人公,也可以只是个配角。

  这种视角的小说非常少见,也就是以”你“为主角创作。鲁迅的小说里没有这个例子,真正用这个视角写成功的小说也并不多。

  上面的《幸福的家庭》就是典型的有限的第三人称视角小说。之所以叫“有限的”第三人称视角,是因为写作者主要着墨于一个人物,而对其他人物都只是有限地描写。比如《幸福的家庭》里的妻子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是通过男主角看到、听到的来讲述的。

  上面的《药》不算是最理想的上帝视角的例子,可以算是增强版的第三人称视角。经典的上帝视角小说基本上都是大部头作品,比如象《红楼梦》这种。

  为什么小说的创作要有一个固定的讲述者,和固定的视角?很简单,如果不这样,就讲不好一个故事。一个讲述者不清晰的故事,就好像是一大群人七嘴八舌地讲同一件事,听的人肯定听一会儿脑袋就炸了。一个视角总是换来换去的故事,就好像初学摄像的人拍的小电影,镜头摇来摇去,看一会儿人就昏了。对初学者来说,第二人称视角太诡异,暂时回避为上;上帝视角在短篇中比较少见,适合长篇巨著,也建议初学者回避。适合初学者的主要是第一人称视角和(有限的)第三人称视角。

  ·“我”只能听到、看到、感觉到“我”在场时发生的事情;“我”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我”不在场时发生的事情,除非有人告诉“我”;

  ·”我“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我“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除非那个人告诉”我”他有想什么,否则,最多”我“只能猜测他可能在想什么;

  从上面提到的第一人称视角的小说的特点,可以看出,这种小说绝对不可以出现“我拒绝了小明的邀请,他一个人去参加聚会,始终闷闷不乐地坐在角落里”“小明心里想道……”这种文字。可以改成:“我拒绝了小明的邀请。听朋友说,那天他一个人去参加聚会,始终闷闷不乐地坐在角落里”“小明告诉我他想……”或者“我猜小明心里肯定在想……”

  优缺点:第一人称小说无疑最适合初学写作的人,从自身的视角去讲故事,讲我看我听我想,可操作性非常强,只要避开上面说到的禁忌,几乎在写作上就不会出什么大错了。当然局限性也很明显,如果太多的故事发生在别人身上,用第一人称就总得找人转述,转述太多就会比较牵强。

  ·有一个固定的“他”或“她”做为主要的讲述者,一般情况下,这个讲述者应该是小说的主角之一,故事以这个人的视角展开,TA看、TA听、TA做、TA感受、TA思想,写作者应该描述清楚TA与这个故事相关的一切言行举止心理活动;

  ·虽然第三人称视角可以写别人的心理活动,但如果大量的心理活动描写段位就太低了。这种视角的小说应该更多的是用行为语言来刻画心理。

  避免每写到一个人物,就把视角跳到这个人物身上。尤其要避免开启上帝视角,谁都写什么都写。

  优缺点:第三人称视角没有第一人称视角那样的禁忌和局限性,所以给写作者更多的空间去描述和表达。写作者可以写任何人物的任何行为,都不算是视角错误。这是好处,但也正是因为没有局限,反而更难把握。初写者很容易直接开启上帝视角,这个人写几句,那个人写几句,每个人物都说这说那,心理活动乱飞,读者看起来好像一不小心进了农贸市场,乱七八糟没有主次。

  最后,说说视角的转移。虽然上面一直在强调写作过程中不要随便转换视角,但大家也看到了,无论是第一人称视角还是第三人称视角都不是完美的,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因此,有些章节小说的创作开启了新思路:每个章节有各自固定的视角。比如,去年很流行的一本畅销小说《奇迹男孩》 (Wonder),整篇小说都是用第一人称视角讲述的,但每个章节的“我”都是不同的人,有的章节的“我”是那个男孩,有的章节的“我”是男孩的姐姐,有的章节的“我”是男孩的同学,等等,这样,把同一件事用不同人的各种不同的视角展现给读者。

  另一个更适合初学者学习的例子是《怦然心动》(Flipped),一个讲述少年男女初恋的故事。小说交替地以男女主人公第一人称讲述展开,单数章节是男主人公第一人称讲述,双数章节是女主人公第一人称讲述,同一件事,读者从男主人公的视角看到是这样的故事,从女主人公的视角看到的是另一个故事。这种写作手法无疑让情节更激动,人物形象更丰满,同时对于学习写作的人来说,也更能体验到第一人称写作的特点。但即使是这种视角转移的小说,也不是作者随心所欲,想转就转,每次视角的转移,都会固定一段时间,完整地讲完一段故事情节。好比拍电影,固定一个机位把一个剧情交待明白了,再换一个机位。

  戏剧是一种综合性的舞台艺术,剧本是舞台演出的依据和基础。要想把课文中叙事性的诗文改编为课本剧,首先要懂得剧本的特点,然后才能根据其特点编出符合要求的课本剧。

  剧本不像小说、散文那样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它要求时间、人物、情节、场景高度集中在舞台范围内。小小的舞台上,几个人的表演就可以代表千军万马,走几圈就可以表现出跨过了万水千山,变换一个场景和人物,就可以说明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或相隔多少年之后…… 相隔千万里,跨越若干年,都可通过幕、场变换集中在舞台上展现。

  剧本中通常用“幕”和“场”来表示段落和情节。“幕”指情节发展的一个大段落。“一幕”可分为几场,“一场”指一幕中发生空间变换或时间隔开的情节。剧本一般要求篇幅不能太长,人物不能太多,场景也不能过多地转换。初学改编短小的课本剧,最好是写成精短的独幕剧。

  各种文学作品都要表现社会的矛盾冲突,而戏剧则要求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里反映的矛盾冲突更加尖锐突出。因为戏剧这种文学形式是为了集中反映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冲突而产生的,所以说,没有矛盾冲突就没有戏剧。又因为剧本受篇幅和演出时间的限制,所以对剧情中反映的现实生活必须凝缩在适合舞台演出的矛盾冲突中。

  剧本中的矛盾冲突大体分为发生、发展、高潮和结尾四部分。演出时从矛盾发生时就应吸引观众,矛盾冲突发展到最激烈的时候称为高潮,这时的剧情也最吸引观众,最扣人心弦。高潮部分也是编写剧本和舞台演出的“重头戏”,是最“要劲”、最需要下工夫之处。

  剧本的语言主要是台词。台词,就是剧中人物所说的话,包括对话、独白、旁白。独白是剧中人物独自抒发个人情感和愿望时说的话;旁白是剧中某个角背着台上其他剧中人从旁侧对观众说的话。剧本主要是通过台词推动情节发展,表现人物性格。因此,台词语言要求能充分地表现人物的性格、身份和思想感情,要通俗自然、简练明确,要口语化,要适合舞台表演。

  舞台说明,又叫舞台提示,是剧本语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剧本里的一些说明性文字。舞台说明包括剧中人物表,剧情发生的时间、地点、服装、道具、布景以及人物的表情、动作、上下场等。这些说明对刻画人物性格和推动、展开戏剧情节发展有一定的作用。这部分语言要求写得简练、扼要、明确。这部分内容一般出现在每一幕(场)的开端。结尾和对话中间,一般用括号(方括号或圆括号)括起来。

  懂得了剧本以上几个特点和要求,再参考学过的剧本课文,就可以试着学编课本剧了。

  剧本与故事的共同点是,都有人物、环境,都不乏生动的描写和细致的刻画。所不同的是,故事不受舞台时间、空间的限制。因此,将剧本改写为故事,可以放开手去写,时间、空间不必那么集中。整个故事可根据剧本中矛盾冲突的发展变化过程,构成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的情节结构。在故事中可以加强人物的心理描写、行动描写,使人物性格更为突出,形象更为鲜明,思想感情更为丰富。同时,可将剧本舞台说明中的布景说明改为环境描写,为故事情节发展和人物活动提供更为广阔的天地。

  总之,不论将叙事诗文改编为剧本,还是将剧本改写为故事,都要注意不同文体的表现形式和特点,努力做到正确理解原作,使改编后的文学形式更充分更准确地表达原作的主题和主要内容。

  人物:皇帝 宫女 侍从 老大臣 官员 骗子甲 骗子乙 观众甲 观众乙 小孩

  台上布置:台右角放一报架作织机,台正中置一坐椅,台左角立一衣架,架上挂满各式衣服。立一镜子,皇帝正对镜试衣,镜边立一宫女。)

  骗子甲:这布不仅彩和图案都分外地美丽,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

  皇帝:那可真是理想的衣服!我要有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哪些人愚蠢,哪些人不称职了。来人呀!多多地给他们金子,让他们马上开工!

  大臣:我的老天爷!难道我愚蠢吗?难道我不称职吗?我可决不能让人知道这一点!

  官员:咦?(吃惊,张嘴,揉眼)我并不愚蠢呀,大概是我不配有现在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的!我决不能让人看出这一点!

  大臣:皇上赶快更衣吧!皇帝:好!好!(众人来到镜前为皇帝脱下外套,穿上“新衣”)

  皇帝:(惊恐,颤抖)我一定要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摆出更骄傲的神气,下场)

  [窗外的雨一直下个不停,英子醒来知道时候不早了,今天上学不但要晚了,待会儿还要被妈着穿上肥大的夹袄,踢拖着不合脚的油鞋,举着一把大油纸伞,走向学校去。想到这么不舒服的上学,英子鼓起勇气懒在床上不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妈妈进来了,见英子还没有起床,吓了一跳。]

  英子妈:呀,我说英子,你咋还没起床呢?都啥时候了,上学迟到了知道不?快!快!快点起来……(催促着)。

  英子:妈,今天晚了,我就不去上学了,行不?妈——(皱紧了眉头,低声哀求)。

  英子爸:(左看右看,从桌上抄起鸡毛掸子倒转来拿,腾鞭子在空中一抡,重重地落在了英子的身上,发出咻咻的声音)

  英子:(从床头跑到床角,从床上跑到床下。哭号,躲避,最后哭着求饶)爸,我知道错了……呜呜……我下次不敢了,我知错了,爸……

  英子爸:(见英子知错,把鸡毛掸子扔回了桌子上,生气地离开了房间,走之前,还扔给英子一句话)赶紧上学去!(又叫声)宋妈,今天让她坐洋车去上学吧,时候不早了。

  车主:(委婉、亲切、语重心长地)小妹妹啊,懒床不起可是个坏习惯哟!我也有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她从来不懒床,不迟到的,要乖啊……

  英子:(垂下脸,摸摸那些红红的、鼓起来的,而且发着热的鞭痕,把裤脚向下拉了拉。) 幕落

  老师:我们先静默再读书。坐直身子,手背放在身后,闭上眼睛,静静地想五分钟……

  [同学们都坐直身子,将手背放在身后,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 老师:想想看,你是不是听爹妈和老师的话?昨天的功课有没有做好?今天的课本全带来了吗?早晨跟爹妈有礼貌地道别了吗?

  英子:(跟着老师的目光向窗外望去。发现是爸爸,心情一下子变得焦虑不安起来)

  英子爸:(不说话,只是打开手中的包袱。拿出英子的花夹袄,递给英子。看着英子穿上,才放心地拿出两个铜板给英子)

  英子:(双手颤颤巍巍地接过两个被雨水淋得冰冷的铜板。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爸……

  英子爸:你早饭也没来得及吃,这两个铜板给你买烧饼吃。小心着凉,衣服多穿点。爸走了,不耽搁你的时间了,快进去上课吧。

  云雀妈妈:好吧。我带你去空中练习飞翔,那儿凉快些。沙漠的上空[他们飞了很长的时间,来到沙漠的上空]

  小云雀: 这是什么地方呀?我的眼睛被风沙吹得都快睁不开了。(揉着眼睛说)

  云雀妈妈:不行,沙漠里很难找到水的。况且,你下去的话会被风沙淹没的。孩子,只好忍一忍了。

  云雀妈妈:(心疼地说)孩子,以前这里也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后来由于人们乱砍滥伐,树木越来越少,土地失去了森林的保护,就慢慢地变成了贫瘠的沙漠了。

  小云雀: 妈妈,这里的环境太差了,我们快走吧!大河的上空[他们又飞了好久,来到一条大河的上空]

  小云雀:妈妈,妈妈,大河里的水为什么那么凶猛啊?(小云雀害怕地挨近了妈妈)

  云雀妈妈:(叹了口气)哎,这都是人为的呀。上游的森林被砍光了,“森林水库”就没有了,到了汛期,大河里的水就会泛滥成灾了。

  云雀妈妈:(亲切地)孩子,森林也是可以蓄水的啊,森林的树冠就像一把把大伞,可以挡住一部分雨水,不让它们直接冲刷地面。树干上的苔藓和树下的枯枝败叶也可以吸收一部分雨水。森林里土壤的蓄水能力就更大了,剩下来的雨水渗进土壤,大都被储存起来。你看,森林不就是一座大水库吗?森林里[他们飞得又累又热,飞回了居住的森林,停在一棵大树上休息]

  云雀妈妈:夏天,林子里枝叶茂密,挡住了强烈的太阳光,自然就凉快些;冬天由于树木的遮挡,林子里的热量不容易散失,所以就暖和些。

  小云雀: (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森林实在是太重要了!明年春天,我一定要邀上小伙伴,到那片沙漠上去种树,让沙漠重新变成绿洲。这是我的心愿。

  云雀妈妈:(搂着小云雀)好孩子,这也是我的心愿,到时候,我和你们一起去......

  冬天的一个夜晚,北风嗥叫着,摇撼着终南山上的一间小茅屋,仿佛要把它吞下。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炭窑边烧炭。火光映亮了他的脸,古铜的脸上沾满了灰尘,那一道道深深的皱纹,记载着生活的艰辛。他正用那双浑浊的眼睛,盯着黑暗的夜空,心里不住地祷告:苍天啊,快下场雪吧,让我的炭卖个好价钱,换点粮食,买件棉衣,家里已揭不开锅了。

  等炭烧好以后,他从炭窑里扒出炭,装上牛车,用黑得像木炭一样的手抚摸着牛头,说:“老牛啊,这两天委屈你了。等天明,咱们赶集去,卖了炭也好好喂你一顿。”这时,老人那久已不见笑意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不知什么时候,老人被冻醒了。他朝窗外一看,啊,真的下雪了!他连忙拂去身上盖的稻草,走到门外。雪足足有一尺深。老人不顾冻得发抖的身子,竟仰天呼喊起来:“苍天有眼,再冷些吧!”……

  老人顶风冒雪,拖着疲惫的身子赶着牛车来到了集市的南门外。只见他满身的泥水,脸冻得紫红,眉须结着冰碴。他蹲在雪地上,闭着眼,想歇一歇。是啊,赶了几十里的山路,路又滑又陡,人够乏的,牛也累了。

  突然,叮当、叮当,传来马铃声。老人睁开了眼。猛然,他像被马蜂蜇了一下,睡意一下子全消失了,眼里充满了惊恐。啊,横行霸道的黄衣使者和白衫儿又来了。他连忙赶起牛车,掉头想走,可已经来不及了,两匹高头大马拦住了他的去路。

  黄衣使者坐在马上,手里拿着圣旨,命令说:“卖炭老头儿听着,皇宫需炭。来人,把炭车给我拉走。”一个公差饿虎般地扑上来,把炭车向北面的皇宫拉去。“啊,大人,大人,使不得呀!我指望这车炭换饭吃啊!开开恩吧!”“哼,你竟敢抗旨不遵?”“啊,不,不。”老人嗫嚅着。白衫儿凑上来说:“还是识点时务,快点把炭送到皇宫中去吧!否则,你就是抗旨!你还要命吗?”

  黄衣使者骑马走了,卖炭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烧出的一千多斤炭被白白拉走,心里像刀绞一般。不一会儿,牛车空着回来了,牛头上系着半匹红绡一丈绫。“这就是一车炭的钱吗?呵,苍天,可叫我怎么活下去啊!”老人悲愤地呼喊着,踉踉跄跄,昏倒在牛车旁……

  这篇改写有两点值得称道。一是严格按命题要求“不能写成译文”,“要有适当的扩充渲染。”把古代文言叙事诗改写成现代文记叙文,完全摆脱了“译文”的影子。本文在“扩充渲染”方面,做到了按原诗提供的信息、形象,从细节上补充完整,然后按记叙文表达的需要,重新组织,如开头增加了环境描写,有助于表现卖炭老人生活的艰辛;增加了对“黄衣使者白衫儿”的语言描写,更能突出封建统治者的专横。

  二是历来对“回车”的解释有争议,从“南山”到“南门外”,再到北面的宫中,怎么会需要“回车”呢?作者的改写,说卖炭翁见“黄衣使者白衫儿”来了,已经“赶起牛车,掉头想走,可是已来不及了,这时使者们便回车叱牛牵向北”,这一改写倒是很合情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