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古诗词大全-古诗文网-诗词名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句子

对话诗歌

  牛冲:连珠炮似的问题,一个问题包含了这么丰富的内容啊

  牛冲:连珠炮似的问题,一个问题包含了这么丰富的内容啊。我刚开始创作是因为我喜欢,我喜欢文字带给我的满足感,我高中时候基本没什么创作,也没什么作品,偶尔写些押韵的小歌词,但是那都是幼稚的,只是喜欢读书。真正的创作开始在大二,我去做寒假工,看到了很多底层的现状,才真正的将诗歌,小说转向有意识的表现现代化进程所遗留的问题

  ,并开始尝试批判性写作。从那个时候我就认为诗歌必须负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某些问题只能用诗歌来回答。

  诗歌对我来说,我们是相互需求的,诗歌是哲学的形而上,它是连接历史和哲学的桥梁,在这个空间中,词句之间的转换会幻化出无数妙不可言的审美感受,它既是制造美幻的句子,也是攻击时代弊病的刀子,更是解剖人性的利器。孙陆辰:很多人试图对文学做出一个标准而又明确的定义,但归根结底,文学是一种自定义的东西。您是如何看待文学的?在您看来,文学是什么?诗歌是什么?诗歌与其他文体有何区别?

  牛冲:我认为这种追寻明确答案的意义在于追寻,有点类似于哲学家追求某种东西的本质,但是一种物质就是这样,时间会给它定上无数意义,但是本质内核是一样的,就像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美是生活,黑格尔说美是理性的感性显现,又或者歌德说的

  一般和特殊,但是它和内心连接的本质一样的。在我看来,文学是人两大生活(物质和精神)中精神生活的主要形式载体,因为在精神生活中不止有文学,它可能有摄影,有旅游,这些在精神生活中存在的东西和物质生活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诗歌是文学之冠,诗歌因为它的短,它的性感,它的无,却直接抵灵魂的深处,用最短的语言带给人灵魂深处最本质的颤抖。

  孙陆辰:文学是一种生活方式,而非生存方式。那么对于您来讲,创作之于您的生活占据了多大的比重呢?您的创作目的是什么?或者说,您对于创作来说,想要对自我或是自我之外达成什么样的影响?

  牛冲:对,文学是一种生活方式,它是一种享受性的精神调节剂。创作对我来说应该占的比例是不大的,因为我是个理科生,我的生活还充满着科技感的,我的专业更能让我感受到高速发展的强硬给精神生活带来的冰冷。我创作的文章大部分是小说和诗歌,以及哲学随笔,小说因为广表现人性,诗歌因为短直触人性,所以我的小说和诗歌都是表现人们已经忽略掉的真理和现实,我的小说有两种形式,一种非常写实的表现现代化进程留下的乡村等问题,另一种就是用小说的形式去探索哲学答案,表现对于哲学命题的忧虑和探讨。同样,诗歌也是一样的,诗歌更是用来表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因此

  提醒人们已经忽略掉了很多关于美的感受,关于人因在外界因异化而产生的客观丑陋。对于我来说,艺术不同于游戏,它需要有人欣赏,我的创作是因为我要表达我对这个世界的忧虑和看法,当然希望更多人知道这个现状

  孙陆辰:柏拉图认为诗歌的最终创作者并不是诗人,而是神,诗人只是“神的代言人”

  ,艺术创作是归结于一种迷狂的状态,是灵感一瞬间的袭来,或许称为神灵附体更合适一些。作为一名创作者,我很赞同这样将灵感的存在意义超脱开来的“

  迷狂说(灵感说)”。您怎么看?对于您来说,创作的由来在于哪?什么是您创作本身灵感的来由呢?牛冲:这个问题我在我一篇诗论中表达过,现在仍然是那样的观点。诗歌的创作来源于对过去记忆、感情和灵感推及到当下的意识,在创作诗歌的时候,我们并不是灵感的突然闪现,而是当下的灵感激发了过去一连串灵感,所有的这些灵感化为热情,然后将对过去的记忆和当下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创作出的一种感情符号。简言之:就是诗歌创作是对过去的回忆。因为我们在写诗歌的时候是通过回忆来叙述刚刚发生的事情。在诗歌创作的时候,诗人一方面会想到宇宙、世界的无限性,用这些因素作为意象或者语言来表现自己的观点;另一方面诗人为自己的有限性而感到悲哀,诗人试图凿破这种桎梏来表现艺术的无限性。诗人的价值所在就在于他用独特、珍珠般的语言建立了一种价值,这种价值不仅仅是作为文学的一种的价值,更是作者自我的价值,以及作者本人的思考映射到空间、时间和人类情感上的价值。诗人只是个神的代言人这种观点,我是不同意的,因为这样会折损诗人的价值,诗人本身就是上帝。

  孙陆辰:艾布拉姆斯提出了文学四要素,即文学本身由世界、作者、文本、读者组合建构而成的。作为一名创作者,您对自己的创作作品本身有一种感知,但是却无法保证您的读者和受众对您的文本具有相同的感知。您是怎么看待读者对于作品解读与作者之间差别的?您觉得,作者是否应该向受众对自己的创作文本进行公开和完整的解读呢?

  ,这个任务应该交给读者,诗歌对于受众的要求是挑剔的,同时受众也对诗歌存在挑剔的,不同阶层、文化修养的人看待同一首诗歌的感受是不同的,我认为诗歌首先承载的是诗人本身的价值,而这种价值是有一定的普遍哲学意味的,读者是主动的,诗人是被动的。

  孙陆辰:有人说过,二十岁写诗是国王,四十岁写诗是乞丐。这句话是对激情之于诗歌的一种夸张化的表现。在您看来,之于诗歌创作中,什么是最重要的呢?

  是形式和内容的关系,文和质的地位并不一定要比较出来,它们的地位也许是同等重要,形式固然重要,但是我认为诗歌最重要的还是质,这个质就是情感,只有

  真正的快乐才能引起别人的快乐。孙陆辰:诗歌是小众艺术,是文人文学。这种泛性意识导致诗歌的读者群体越来越缺乏,你那怎么看?这是否是一种弊端?您认为,怎样做才能打破这种带有轮回色彩的弊病?

  写诗的比读诗的多,不管这个观点有多偏颇,还是道出了如今的某些现象,在古代,诗歌也算是士大夫阶层的文化(贵族文学),网络文学降低了这种门槛,使得写诗平民化,我认为这样

  反而增加了读者群体,只是诗歌本身传统的地位从原来的高高在上一下子降落在地面,人们有点不适应而已。我认为现在诗歌仍然是旺盛的,只是它的生存环境变的恶劣了,用一句话形容诗歌挺不错的,就是“

  ”我认为诗歌会慢慢的回归的,因为过度的物质化会让人陷入某种极端的精神贫乏的,物极必反,这也算一种轮回吧,其实我最喜欢的是尼采的永恒轮回说。孙陆辰:前些时候,有一种“设计诗”

  ”,后有“废话体”,各类“乳房写作”“诗歌嫩模”“行为艺术诗”络绎不绝,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牛冲:我的专业是包装工程,就是怎么样将精神创意运用于工业上,也就是工业设计,始于德国包豪斯学院。而德国的那一帮人每个人都是画家,艺术家,比如说康定斯基,他们就是将艺术应运于科技的一种,催生了现在的广告业。我来认为“设计诗”

  一下子说这个不好,那个好,而是每个东西里有它好的精神,有它不好的精神,这种精神可能在以后会以另一种形式转化,最终得以留存。孙陆辰:现在青年创作界产生了一股邪风,很多人以炒作自己为荣,以出名作为根本目的。更有一些同龄人陷入“抄袭门”

  牛冲:年轻时候有欲望很正常啊,我也有欲望,庄子的思想中有个观点,欲望是可以的,过度的欲望是不可取的,会引火烧身的。假如你以正常的努力去满足自己的欲望,这个时候你可以把欲望叫做梦想,是可取的,假如你以一种下流的不正常的手段去完成,我认为这是可耻的。名声对于文人来说是正常的,要经常爱惜自己的羽毛,对于命运,要珍惜自己。

  孙陆辰:很多我们同龄人或是比我们更小一些的,很是迷恋于写作中。但是受到某些影响,一种“

  牛冲:市场催生了畅销书,催生了畅销书作家,也有很多坚持纯文学的作家也不缺钱啊,之所以如此说那是因为很多作家不屑市场中某些畅销书中传递的低廉的价值观,而自己又没有能力写出伟大的书。好书不等于畅销书,好作家不等于有钱,这不能挂等号,好书建立在它所呈现的文本和对世界和未来产生深深的思考之上的。出不了书因为没钱,没钱就不要出书,之所以出不了,是因为作品还不够伟大,作家是需要耐得住寂寞的。

  “纯文学”之间,您更倾向于哪?您认为文学是本质的存在还是应该成为工具类的存在?牛冲:我不太喜欢这两种图书,我忍受不了青春里面的镂金错彩,青春里面不止是美丽的少女和欢快的少年,它同样充满着深深的命运之探索,而非鸟语花香。我当然更倾向于纯文学,也就是传统文学,传统文学使我的责任更大,它探索着人性的深处和复杂的烟火人间,尽管前路漫漫。文学存在的价值是多方向的,有社会功能性,有精神愉悦性,很多作用,我们不能单调的将其划分到工具技术类的。

  ”谈谈您的看法么?牛冲:从字面意思上抽屉文学就是放在抽屉里的文学,不示人。从你的分类来说,个人写作有点像日记了,潜在写作普遍存在的,就比如我,我就囤积了很多小说,但是我认为它们的价值是很高的,有着深刻的思想内涵,但是我肯定还是希望发表的,因为艺术不同于游戏,需要有人欣赏,年轻的时候我们扒光衣服让别人看,那是因为我们热爱我们的艺术就如热爱我们的生命,前提是你真的热爱艺术,假如是以一种激情来

  写作的话,价值相对来说就会有所折损的。支持抽屉文学的拿出,假如你的文学是一种艺术,当然死后拿出跟活着拿出是另一回事了。

  孙陆辰:感谢您接受这样一个小小的访谈,最后请您用一句话来阐释您的创作观或表述您对自我未来创作的想法。

  牛冲:所有的虚构和非虚构构成了文学的现实,而这个现实就是我要表达的,未来一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