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古诗词大全-古诗文网-诗词名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散文《最美的遇见》原文

  卢森堡为什么有钱,因为它拥有金融、广播电视、钢铁工业三大经济产业

  卢森堡为什么有钱,因为它拥有金融、广播电视、钢铁工业三大经济产业。特别是金融业非常发达,首都卢森堡市,是欧洲重要的金融投资中心,在全球范围内都能排到第八。同时卢森堡也是仅次于美国的基金管理中心,处于世界第二,截止2012年的数据,卢森堡共管理基金3867支,总金额接近2.22万亿欧元,令人咂舌。

  一晃,六月已去。七月,迈着匆匆忙忙的步履,带着最炽热的灿烂、最火辣的热情来了。一晃,半年已去。最清冷的春节,最寂寞的春天,最焦虑难熬的上半年已随风消逝。昔日大街小巷人影稀疏,大大小小商场生意萧条,满山遍野繁花争艳却鲜有人观赏的情景已不复存在。

  清晨络绎不绝的脚步声,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夜幕下霓虹灯交相辉映和处处可见的地摊上的吆喝声,已让沉寂了几个月的城市满血复活。七月,带着阴霾散去后的余悸,带着坚韧和勇敢,带着些许忧郁,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大踏步地走来。其实,不太喜欢炎热,也就不太喜欢七月。最热的三伏天始于七月,最强的太阳光会灼伤皮肤,闷热和汗流浃背让人烦躁,连续不断的暴雨狂泻会淹没庄稼和房屋。但是,我们还是离不了七月,七月是岁月不可分割的一分子,七月亦会带给我们很多欣喜,成为铭刻在我们生命的经历和难忘的回忆。

  我们在七月经受挥汗如雨的考验;在酷暑难耐时欣喜于凉风的袭来;在大雨滂沱时惊叹于江河波涛汹涌的壮观;在夕阳西下的傍晚,远看苍山含黛朦朦胧胧,近看荷叶摇曳荷花水灵,享受一天劳作后难得的惬意。我们躲在阴凉的屋檐下或蜗居里,大口啃着香甜的西瓜,筹划着这一月的生计和下半年的打算,期盼下半年的秋天一个好的收获。我们穿梭于田间地头,查看秧苗的长势和蓄水的情况,闻着稻子抽穗的清香,想象着层层梯田翻滚金色稻浪的情景;我们徜徉于果园里,殷红发亮的车厘子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黄的青的李子挂满了枝头,一串串半青半红的荔枝在浓荫里时隐时现,生津润肺的梨子也开始长出青涩的果子。一如六月在一眨眼一睁眼的不经意间就已溜走一样,七月也会在我们的忙碌,我们的坚持,我们的快乐,我们的忧伤中一闪而过。所有的幸与不幸都会很快过去,包括炎热的七月和八月;所有的期盼都会很快到来,包括秋的凉爽秋的硕果,冬的冷峻冬的飞雪。

  在光阴似箭的岁月里,我们一方面嫌时光走得太慢,因为没有长大的稚童希望尽快长大,生病的人希望尽快治愈,太累太苦的人度日如年,分居两地的夫妻想尽快结束鹊桥相会的生活,欠着房贷的人想日子过得快些尽快将房贷还完。当我们处于不顺的逆境时,觉得日子就像爬行的蚂蚁,是个头;当我们处于微观世界的分分秒秒里,似乎觉得生命漫长,来日可待。在四季轮回、岁月更迭的日子里,我们又常常感叹时光走得太快,快得真的如白驹过隙。我们天真无邪的童年青春,沉重又丰盈的中年,都在不经意间成为了往事。当我们享受快乐和幸福时,觉得时光倏忽间就过去了,只把美好的回忆留在了心头;当我们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待人生,在浩瀚无垠的时空里,人生实在太短暂,短暂得如一阵迅疾的风,如一抹飘过去的云,如一个来不及回味的梦。

  青春的理想还在心头弥漫,一转眼,就到了皱纹交错,白发苍苍,两眼昏花,步履踉跄的晚年。七月,在岁月的长河里,不过是一瞬间;下半年,在人生的征途里,又是一个新的起点。让我们抓住火热的七月,抓住夏日、秋风、冬雪三重天的下半年,抓住年轻的动力,抓住青春的尾巴,抓住不灭的梦想,与七月一起火火红红,与下半年一起迎接新的挑战新的磨砺新的成果。2020年7月1日。

  第56层是专为游客设计的观景大厅,面积很宽很长,几千人同时观赏也不会拥挤。装饰豪华漂亮,能防风防雨防寒,不仅空气流畅,而且冬暖夏凉,游客可以通过大型玻璃窗到不同的方位欣赏巴黎全城的风景。我们并不满足观赏大厅的舒适,我们要“更上一层楼”以穷千里目,于是爬楼梯登上第59层,这是大厦的顶层,是无顶棚的全开放的观景平台。因为距离地面有210米之高,又值天气晴朗无雨雾冰雪,可以游目千里,顿觉天地之悠悠,巴黎城区之浩浩。不过风很大,而且有点寒意袭人,但我们游兴如火,身心俱热,不知寒冷,便兴致勃勃地从不同方向观赏巴黎胜境,360度全景尽收眼底。巴黎的纵横街道铁路、风格各异的万千建筑物、独具特色的无数屋顶、大小公园、河流湖泊等等,密密匝匝,星罗棋布,向天边延伸。特别吸引眼球的是大厦的正面方向,远处耸立着巴黎的骄傲——久负盛名的埃菲尔铁塔,遥遥相望。大厦好像一位顶天立地的武士,铁塔好似从天而降的身段苗条、裙摆飘舞的仙女,呼呼的风声,是他们互诉的情语吗?

  一转眼,走出校门踏入社会已经18年了,这18年中,我和小晴再没见过面,也没有联系过。听同学讲,她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在所就读的那个城市了。由此,我常常想起人生的无常:曾经的那个时期,小晴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令我魂牵梦萦、亦喜亦悲,而接下来的日子,她就象一颗划出天际的流星,已经完全淡出了我的视野,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接触。也许在今后的岁月,我们可能再也无缘相见,她就象一个梦,只鲜活在我的记忆里,再也无从把握。

  我梦见过在杨树叶子哗哗的柏油小公路上,面容忧郁的少年扛着一支红缨,那头是枣木的,杆是韧性非常好的白蜡杆的,那缨缨是猪血染红的髯口。

  再坐电瓶车缓缓向前行驶。二门内的这条东西横穿的小河就是洙水河,因流经孔子墓前,与“圣脉”攸关,故被后世誉为“灵源无穷,宜与天地共长久”的“圣水”。洙水本是古代的一条河流,与泗水并称为“洙泗”,后来成为孟子发祥地的代称。古洙水早已湮没,河上立有桥三座,左右皆为平桥,中间的一座拱桥在孔子墓前,名曰洙水桥,在我看来,它也是“圣桥”。

  由于当时我们每月要还房子贷款5000多元,加上日常开销,经济压力可想而知,因此老婆总是想着法子“一分钱当作两分用”,为了给刚上初中的孩子买一辆新自行车,老婆整整花了几天功夫不厌其烦地跑了市区30多家商店,反复比较,深入研究,与店主讨价还价,最后用300元给女儿买了一辆捷安特自行车。当时店主还慷慨地送了一个车篮,乐得我老婆和女儿脸上绽放了笑容。而老婆自己上下班则骑着我侄儿废弃的一辆破自行车。

  老俩口将忙乎了大半天的食品摆上餐桌:黄油烙饼、酥油馓子,炒米,风干羊肉、酸甜奶酪、手把羊肉。朝勒蒙双手捧起一碗白酒边敬我,边放声唱到:“雄伟神奇的吉忽伦图,长满四季长青的松树。远方的同学朋友呀,分散四方我该怎样招呼”?悠扬高亢的蒙古长调混合后山爬山调的迭荡起伏,如浓列醇酒灌注满屋,涌出门在山谷中回响。我双手接住酒碗弹挥祝敬天地后,闭眼饮干。顿时热浪冲胸,轰头晕脑。歌声仿佛把破旧的小屋撑大了一般,装不下这许多欢乐。......

  我曾和许多“混得人模狗样”“有头有脸的”人探讨,他们绝大多数对家乡有不同程度的反感,也许是“人以群分”吧。家乡的土话,家乡人和行为做派,尤其是不愿让家乡人在单位上出现。想想,也就可以理解,当一只蚕蛹化成美丽的蝴蝶后,谁也不愿说,那条蛹是曾经的她;又如一匹行空天马,理所当然不愿承认自己出身在哪个混帐田舍的马厩,又丢人地啃过那块田中的青苗。即便是此时的家乡也许正为你感到骄傲。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苏轼曾说“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不用说田间翻滚的金色的稻浪,忙碌的收割景象,龙泉最吸引眼球的,是山上山下,田间地头,公路边上,院落坝子,随处可见、伸手可摘的紫色的葡萄,橘黄色的橙子,青色的柚子挂满了枝头,刚刚摘下来的水果一筐一筐摆满了路旁。游人览尽了秋色,慢悠悠地从山上下来,买上一袋新鲜的水果,满载着秋的馈赠兴冲冲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