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小说

写小说的对话怎么写?

2021-11-23 17:02:40诗集古诗网首页
  “小说里不是有很多吗?唉!”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明白题主不可能是个老书虫

  “小说里不是有很多吗?唉!”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明白题主不可能是个老书虫。

  “所以你也可以这样写啊,单纯的对话,就是没有第一种方法水的字数多罢了。”

  编剧教父罗伯特·麦基有本叫《对白》的著作,专门告诉你小说、电影的对白写法,你如果真想学,自己去看。

  没错,没态度的对话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可以说几乎占据了大多数对话,但我们在小说里面就可以略过这些无用对话,没必要去描写。

  这种无势能态度、没必要搞潜台词、也没有特殊剧情要求的对话,没必要写,直接就写男主帮女主去拿了个快递,一句话就够了。

  任何故事载体,一旦丢失真实性、说服力,这个故事就没人看,你在写人物时要站在人物的角度上去考虑,’如果我是TA,在这种处境下我会怎么说,TA到底会怎么想‘,这个一定要搞好,你得具备人格分裂的能力。

  第五点:实践出真知,写文要灵活运用,千万不要教条主义,也不要刻意,可能你今天看了我这几句经验,立刻就所有对白都想着写潜台词、刻意去加势能态度、这也不行,你要以思辨态度去看待所有的经验。

  认真回答一波吧,虽自己陆陆续续写过一些作品,也经常面对要处理对话问题的情况。

  个人以为,小说处理对话的要素,在于尊重角设定,符合场景气氛,语句张弛有度,话段切中要害。

  尊重角设定,首先作为一个写作者,你就要做到将角设定把握得烂熟于胸。对不同角塑造上的差距,直接接影响着这个角在对话当中起到的作用和所处的位置,优秀的对话设置同样也会反哺角性格的塑造,是最直观最高效的让读者了解这个角的途径之一。什么样的角说什么样的话,不符合这一定律的发言不仅会让这段对话显得突兀不和谐,还会使小说局部框架与人物关系崩坏。

  要很好地处理这一点,说难很难,说简单也非常简单,往往只需要留心生活,就可以找到很多优秀的素材。可以想象,生活中的每个人所说的得体的话大都会出于自己所处的位置并结合自己的一些语言习惯,比如父亲对儿子、儿子对父亲、祖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同事之间、同学之间、朋友之间等等都有亲疏之别和人物之区别,说的话就相应地也不一样。在小说当中,写每一个角的对话之前三思,充分考虑到角的人设、所处位置、雨说话习惯后再考虑为他安排对话,往往可以让对话显得更加得体和谐。

  这一点上,私以为,《红楼梦》与《水浒传》在这一领域已经登峰造极,如以下粘贴的这一段宝玉、宝钗、黛玉三人的对白场景,几乎没有对话之外对于三个人心理活动的描写,三个人的神态形貌、相互关系却跃然纸上,非常生动。

  一语未了,忽听外面人说:“林姑娘来了。” 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走了进来。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 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宝钗道:“我更不解这意。” 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 宝玉因见他外面罩着大红羽缎对衿褂子,因问:“下雪了么?” 地下婆娘们道:“下了这半日雪珠儿了。” 宝玉道:“取了我的斗篷来不曾?” 黛玉便道:“是不是,我来了他就该去了。” 宝玉笑道:“我多早晚儿说要去了?不过拿来预备着。”

  符合场景气氛,在于作者要积极融入自己设定的这个对话场景当中,换位思考,设身处地地考虑每一个角在这个场景当中可能作出的发言。对话不能脱离场景,哪怕是在现代用通讯工具进行的不见面的对话甚至是相隔两地的情侣用高延迟的情书进行的对话都不能离开场景环境。这个环境既有狭义上对话发生时发言人所处的客观场景,也有广义上进行发言前发言人心里的主观场景,场景当中气氛营造不同,所说的能说的对话自然也就不同。比如在十万火急的战场,慢条斯理的长对话和慢对话就很不适用,对话的用词用句就要尽量缩减;在已经奠定了压抑基调的场景(如葬礼、公墓、教堂、乌云密布的雨天等等)当中,出现太多欢快的语句和惊叹就会显得不合时宜;在已经趋向于浪漫、暧昧的环境当中,没有感情的、不解风情的、答非所问的发言会制造尴尬,破坏气氛。

  要处理好这一点可以多进行优秀小说、影视剧对话方面的对比,去看不同作者在不同环境当中对不同对话进行的不同处理。这里举例影视剧《大明王朝1566》第一集对话上的处理,前后花费十几分钟搭建场景烘托气氛,才得以让朝堂之上的国事、忠奸之辩显得跌宕起伏,精彩非常。

  语句张弛有度并不是单指语句长短上的张驰,而是在于对对话节奏、语气、用词和深度上的处理。过于浅显、简单的言语会让对话流于表面,过于粗俗、口语化的用词会降低人物的格调,而太过晦涩难懂又会为读者增添阅读的障碍,影响文章的流畅度。故在设置一次对话时作者一定要斟酌使用刻意加深或刻意压缩对话当中重填内容的手法,一味堆叠深度可能会被读者识破,适得其反。

  话段切中要害是指对话进行时切不可偏离主旨,背离发起对话时的对话人与写作对话的写作者的本心。发起对话、进行对话都是有目的的,包括调侃、附和、惊叹、呼唤这种或十分简短的发言,也都在一定的场景和一定的环境中起到调节气氛、表达立场、侧面烘托效果、挑衅等作用。并不是说没有目的性的对话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存在即有意义,只是在小说中对主旨、目的、剧情推进、场景搭建、角完善没有任何服务性和作用意义的对话或语段,就是废话。俗语曰言多必失,在小说对话的安排上同样适用,说了太多废话与目的性、服务性弱的语言会让节奏拖泥带水,剧情进展受阻,还会影响到作者对于对话主题的把握。

  另外,优秀的对话进行时应该同时具备并列推进,正奇互换的多条逻辑线路,有明面上展现在语言上的浅层逻辑线路,互相传达出不需要思考就可以直接接受到的逻辑信息,同时也有隐藏在对话当中的深层逻辑线路,对对方深层逻辑的解析能够体现参与对话的角的交际能力和密谋能力,同样也可以展现作者的功力。深层逻辑线路可以是一条也可以是多条,可以就是简单的含蓄(比如说一个人穿得很不搭调:你这穿得好潮啊),也可以上升到刑侦、间谍、政治交锋、谜语、暗示、暗号等,浅层逻辑线路上的词句和深层逻辑线路上的词句可以是一一对应关系,也可以是多对一、一对多、点对面、互不对应、互相相反的关系。要处理好对话的主旨与深度,需要作者本人具备相对严密的逻辑性,或是在写作时理清对话进行时的逻辑关系,要埋设伏线、增加深度需早做准备,反复推敲细节和用词。在这方面,个人以为电影《让子弹飞》和轻小说《化物语》处理得就较为妥当,而且互为两个极端。前者在“黄府设宴,三人较量”一段中三人互相试探底线、伺机反击,较量环环相扣,语言通俗却暗藏多条关系线与剧情伏线,剧情与对话交替推进,看得人畅快淋漓。后者则贯彻了“以对话开始,以对话结束”,从头到尾几乎充斥着角之间的对话,小说的剧情却正被这些对话裹挟着前进,看似缓慢、冷静、冗长的对话当中暗藏着无数伏笔和线索,在剧情得到推进的当口一股脑释放出来,使人豁然开朗。

  最后,总结而言,要写好小说的对话,其实也逃不出伟大的先驱、不畏牢狱的自由斗士、发型行业的开拓者、万千无产阶级的精神领袖——窃电动车·格瓦拉说的:

  由上可知,只要你的对话说得足够好听,发起对话的老哥们就会变才,你也会变才。

  “写小说的对话该怎么写?”我看见题主的答案,马上写下了这句话:“就这样写。”

  他说道,我说道,他说道,你说道,他说道,我说道,资深读者看这一块儿根本不会深究,他们在意的是内容,你别觉得别扭,没人在在乎这一块儿

  2.其次确认对话对象的性格和语言习惯(例如用词习惯 昵称 以及口癖这类的)

  他把情书仔细的阅读,顿了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能找个时间把他约出来吗?我们三个一起谈谈。”

  “我吃的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晾肉,香肠,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

  “老郭家有什么好吃的?” “你不知道,老郭家生了个大胖小子!老郭乐得满脸开花,摆着流水席让全村人沾福呢。”

  接下来,无论主角是街边乞丐听到有吃的去凑热闹、主角是老郭家新生的胖小子乐陶陶来到人间、主角是老郭家不被待见的庶子更多受人冷眼、主角是老郭家终日被打骂的奴仆难得一天歇息、主角是远方来的旅人凑这一喜、主角是来寻仇的侠客准备闹得满村风雨都可以引出。

  上帝视角,不要太参杂个人感情,不然显得对话生硬,无话可说,说的像一个人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