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小说

小说中经典的对白

2021-11-23 17:02:40诗集古诗网首页
    炸死了我,你的故事还可以在继续

  

  炸死了我,你的故事还可以在继续。但炸死了你,我的故事就完了。”

  每个男人的深处,都会有一个关于女人的‘原型’,他最爱的就是那个像他‘原型’的女人

  “你体内的‘原型’最像你自己,一个女性化的‘冷恺群’,换诸于现实生活中又可以代换成另外一个单数名词——‘冷恺梅’。”——————《冷冬寒梅》

  “这样你岂不是很可怜?”愈听愈为他感别同情,千夏忍不住敛紧了黛眉,“想想你都爱上她几年了她却一直不知道,这样一来,先爱上对方的人,不是很吃亏吗?”

  “可是先爱上的人,却也多了更多爱对方的时间。”唐律沉沉地应着,在他的嘴角,缓缓透出一抹他人无法意会的笑意,“那种偷偷幸福的感觉,只有先爱上的人,才明白。”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你以后会明白,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他说,“我不愿意将就。”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他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辞,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贴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来讲的。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2006-09-291.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时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为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罗彻斯特:“你忍耐一会儿,别逼着我回答。我……我现在多么依赖你。哎, 该怎么办?简,有这么一个例子:有一个年青人,他从小被宠坏了,他犯下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不是罪恶,是错误!它的后果是可怕的。唯一的逃避是逍遥在外, 寻欢作乐!后来他遇见一个女人——一个二十年里他从未见过的高尚女人,他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机会!可是世故人情阻碍了他。那个女人能无视这些吗?”

  简:“你在说自己?罗彻斯特先生!每个人以自己的行为向上帝负责,不能要求别人承担自己的命运,更不能要求英格拉姆小姐。”

  罗彻斯特:“啊哈!那么自信!那么谁合适?你有没有什么人可以值得推荐? 哼!……哎!你在这儿已经住惯了。”

  简:“你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她跟你与我无关!你以为我穷,不好看,就 没有感情吗?我也会的,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使你难于离开我! 就象现在我难于离开你!上帝没有这样!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你跟我经 过坟墓,将同样站在上帝面前!”

  罗彻斯特:“取笑你?不,我要你!布兰奇算什么?我要她,不过是她父亲 有开垦土地的本钱。嫁给我,简,说你嫁我!”

  罗彻斯特:“哎,你的怀疑折磨着我。答应吧!答应吧!上帝饶恕我!别让任何人干扰我!她是我的!我的!”

  男:“我今天很不顺利,看见漂亮女生微笑会让我心情好一点, 你可以为我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