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小说

艺术能否揭露历史阴暗面——谁是丑陋的中国人

2021-11-25 12:36:39诗集古诗网首页
  近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系列雕塑作品《故国.颂》被一些观众指责为“丑陋的中国人”,雕塑作者是中央美院雕塑系教授蔡志松

  近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系列雕塑作品《故国.颂》被一些观众指责为“丑陋的中国人”,雕塑作者是中央美院雕塑系教授蔡志松。然而,记者获悉,《故国.颂》系列作品中的一件获得了全国美展铜奖。并且,《故国.颂》在不久前还获得巴黎秋季沙龙作品展最高奖——泰勒奖。

  其实类似的事件并不少见。摄影家刘铮反映世象百态的大型作品《国人》也在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这些‘国人’们往往以怪诞、荒谬、阴冷、愚昧、丑陋、无奈、笨拙甚至是凶悍的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令人在悚然之余感到阵阵现实的错愕”。而在更早些时候,张艺谋展示传统文化的电影也受到猛烈的指责,人们认为他是把“中国丑陋落后的一面展示给外国人看”。

  艺术品是否只能塑造高大的形象?一件艺术品能否代表全体中国人的形象?艺术能否揭露社会历史的阴暗面?这些是以上争议留给我们的思考。

  一些观众指责《故国.颂1》、《故国.颂2》“一个佝胸塌背,一个低首下跪满脸恍惚,虽然两人都是男性,但毫无阳刚之气,分明是‘丑陋的中国人’”,因此“丢了中国人的脸”。另一些观众则认为:“作者之所以如此造型,自然有他的考虑,秦始皇兵马俑、汉代的陶俑不也有很多类似的造型吗?没必要上纲上线的。”

  对此,雕塑作者蔡志松的回应是:“我给雕塑中的‘古人’加上了现代人的表情,他们自然是弓腰塌背,一脸苦闷。其实,也不必去深究这些人物的身份,他们只不过是把我反思到的文化现状拟人化了。至于有人认为这些形象是“丑陋”的,我只能说他对美和丑的理解稍微简单了一点。”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认为,在艺术上,蔡志松的这个作品是很有意思的,是参考了传统艺术的再创造,体现了一种别具一格的思维方式。以“丑陋”这样的带有很强主观价值判断的字眼,给一件艺术作品定位,在艺术评价上是没有说服力的。对于艺术的鉴赏是见仁见智,所谓的“丑陋”只能代表某些观众的反应,而一件艺术作品更不能代表如此广大的“中国人”。

  文化批评家朱大可指出,从这个作品并不能必然得出“丑陋”的判断,而且一个艺术作品“它跟中国人有什么关系呢?”因此他认为,挑起这个争论很滑稽,再牵扯到“中国人”就更加滑稽。而在艺术评价上动辄挥舞民族主义大旗是极其狭隘的表现。

  广州美术学院李公明教授分析,对一件不符合既定模式的艺术作品作出“丑陋”的判断,正是某种僵化保守的思维方式和奇特的民族心理在作怪,似乎只有高大耸立的艺术品才是“代表民族精神”的。如果以“丑陋的中国人”作为前提再进行讨论,首先就陷入了某种窠臼。

  从张艺谋传统题材的电影,到陈铮的大型摄影作品《国人》,再到如今蔡志松的《故国.颂》系列雕塑,都引起了剧烈的争议。焦点在于它们“展示了民族的保守落后的一面”,因此“丢了中国人的脸”。

  王璜生馆长认为,退一步来说,即使蔡志松的作品揭露了某些民族劣根性,也不是不可以的。只要是现实存在的东西,都是艺术表现的源泉。“我们曾经有过那么多苦难,那么多屈辱,为什么不能反思?怎么能不反思?一个民族患上自大症是很可怕的。”

  朱大可猜测,《故国.颂》可能有某些批判的含义,作者可能反思一种历史上的人的状态。“秦俑是专制制度的产物,其实在那个时候人在本质上都是下跪的。让秦俑跪着有何不可?难道秦俑站着就是一个自由的,解放的人?并不是这样的,他仍然是秦始皇的军事奴隶!”他激动地说:“任何中国人进行历史反思都变成‘丢脸’!‘脸’丢了有什么关系呢?如果由此能够反省进步。怕的是灵魂都丢掉了。面子始终是第一位的东西,这是民族劣根性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如果中国人连这么点自我批判的精神都没有,这么点历史反思的能力都没有,表明现在中国的大众意识依然是多么落后。鲁迅在近百年前就提出要批判国民劣根性,现在反而更倒退了?是揭露阴暗面‘丑陋’,还是遮蔽甚至美化阴暗面‘丑陋’?”

  朱大可认为,中国美术一直跟民众有一定的距离,因此造成了彼此的隔膜。他呼吁媒体在这方面应该起作用,一方面要允许各种声音发出来,另一方面不要把部分人的评价变成声俱厉的大批判,从而掀起扼杀艺术的强大浪潮。“每种声音都不能成为一种垄断声音”。王璜生馆长认为《故国.颂》在全国美展获奖说明主流艺术界更加宽容,这正是社会进步的一个体现。而不同声音的出现也是正常的,一个多元的社会就是要鼓励不同声音共同存在。

  刘开渠生前得力助手、同为雕塑家的裴建国的观点是:“泰勒奖作为国际大奖,《故国.颂》能获此殊荣,说明作品有一定的学术品位。美术馆作为公共环境,所展示的作品应有很高的宽容度,观众通过欣赏风格各异的作品,本身就是学习、提高审美品位的过程。观众对于作品应有一定的宽容度,毕竟艺术作品是个体创作的结果,具有很强的个性。”(记者黄兆晖)